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散文 > 经典散文 > 过年的小美好散文

过年的小美好散文

来源: 灯下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8-12-04 15:09:47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红包里面是什么

  晚上灯光暖融融的,我坐在电视机前,微微驼背看着电视发呆。奶奶慢悠悠地走过窗边,走过门把手,走到我身边。我亲切地叫了声“奶奶”,她就把眼睛笑成了月牙。奶奶的脸圆圆的,就像小孩的婴儿肥似的,假牙也整齐得可爱,人好像年纪越大就越接近生命最初的样子。妈妈和姐姐闻声也过来和奶奶一起聊天,我却盯着奶奶紫色马甲上的花纹出了神。临走时,奶奶突然叫了我一声,让我恍过神来,“来,这是奶过年给你的压岁钱!”我看着几张红色的钞票从奶奶的手中跳过来,我连说着“不要不要”。从小我就知道当长辈给自己压岁钱的时候要先拒绝,这是一种谦逊的表现,长时间就像习俗一样变成了给红包时必不可少的环节,以至于每次红包都被互相推攘争执很久才能尘埃落定。所以给红包的人一般把红包直接塞到对方的口袋里,或者就把红包扔过去然后自己赶紧跑掉离开,奶奶显然是用这第二种方式。“奶,我过年都二十一啦,真的不要啦!”看着奶奶就快离开我急忙这样推辞着,妈妈和姐姐在旁边也跟着我附和,然而奶奶却回答:“咱家就你最小,别人我就都不给了,再大不还没上班呢,等你上班了再给奶买,奥!”说这话时她的眼睛里好像能散发出幸福的星星,当我仍然嚷着推辞的时候奶奶却突然正色起来,“再不要奶就生气了!”我赶紧安静下来,送奶奶到门口,乖乖地说了声“谢谢奶!”奶奶没说什么,她只是又把眼睛笑成月牙。

  我攥着有奶奶手温的红包,又想起前几日姥姥来到家中给我红包的场景。姥姥身体不太好,脸上的皱纹深深浅浅的都显示着岁月的痕迹。“帆,来,姥给你红包!”我还是像往常一样推辞着,姥姥就皱着眉头,露出黑色稀落的牙齿说:“姥和你说,只要姥活着,我年年都给你压岁钱。我眼睛里突然多了一汪水。

  这红包里包的到底是什么呀,是岁月吗,是爱吧。

  “妈,你说这压岁钱是给你还是……”“放你自己钱包里吧,给你当零用钱花。”我欣喜若狂,小时候总是和小伙伴们一起抱怨着妈妈打着代为保存的幌子私吞自己的压岁钱。长大了才发现原来妈妈真的把我的压岁钱都攒在一起,说等上大学的时候用这钱给我买一个电脑。后来电脑买了,压岁钱却没舍得动。压岁钱都去哪了,也许等我们长大了才会知道答案。可能是我们上大学时的那部新手机,可能是为结婚准备的新房子的壁纸,也可能是嫁妆中最有温度的那一个。

  红包

  藏起来的糖块

  姐姐问我:“诶?今年过年咱家买糖了吗?”“有糖有糖,但是好像被妈藏起来了。”我跑去厨房问妈妈新年的糖在哪里,妈妈一脸骄傲地说:“那是你大姨出国从俄罗斯带回来的,被我放起来了,正好等过年的时候可以吃。”“妈,先让我看看吧,我想看看。”妈妈被我磨不过只好依着我。只见她打开了柜子里最高的那一层,把那一大包糖拿出来,果然,被妈妈藏得这么深。不过她忘了我和姐姐早就比她高哩,还当我们是小孩子,那么高的柜子打不开呢。我偷偷笑着,看着妈妈小心翼翼地拿出四块糖给我和姐姐各两块,然后又像藏宝藏似的把糖放在柜子的最深处。我轻轻旋转开糖纸,把一整糖块塞进自己的嘴里,忍住不让甜蜜的口水从嘴角溢出。我突然明白了人们为什么要把所有的好吃的都留在过年那天吃,什么猪蹄、鸡翅、排骨都要在过年那天才能一起摆在桌子上。虽然过年的时候每天吃大鱼大肉腻得受不了不说还不消化,但是“年”就像所有美好事物的集大成者,不光包括那些美好的事物更包括那些温暖的人。被藏了好久的糖块提前偷吃的感觉真是甜蜜,但含着糖的时候我突然想起小名叫“糖果”的小侄女一定也很想吃,最后肯定会因为嫂子的阻拦只能用舌头舔一舔浅尝辄止。要是奶奶和姥姥在就好了,我可以为她们剥开一颗看看用假牙是怎么吃糖的。所以还是把糖藏起来留着和大家一起吃吧,那些被长时间贮藏的食物会在名字叫年的那一天散发更醇厚的香气,那些长时间未见的人会在那一天因为团聚笑得更甜。

  从俄罗斯带来的糖!真想看看是什么样子啊!等妈妈把糖块放在我手里的时候……什么嘛!也没什么不同啊!糖纸旧旧的,糖块就是巧克力的硬糖,不过……还是挺甜哒,嘻嘻!

  被藏起来的糖块

  金黄小丸子

  一年一次的炸丸子工程又如期启动,就在这天爸妈还吵了一架,起因是老妈让老爸去买炸丸子用的豆腐,老爸却买多了豆腐,吃不了也用不完。我突然想起《一地鸡毛》中小林和妻子也是因为一块豆腐而吵得面红耳赤,生活果然是由一件件琐碎的小事积累构成的。吵架归吵架,丸子大业还得继续。做丸子的基本材料是豆腐、萝卜、大米饭和面。先将萝卜切成丝,然后放在锅里炸好之后再切成碎块。将切好的萝卜、新鲜的豆腐、煮熟的大米饭和面搅拌在一起,并依据自己的口味用葱、姜、蒜、酱油,盐等调料调味,最后在滚烫的油锅中炸,炸至小丸子的外表变成金黄的时候就可以出锅啦!炸丸子真是比较麻烦,所以一般只在快过年的时候才会去做,然而更大的乐趣却是在过年之后平淡的日子中,时不时端出的一小盘丸子就是粗茶淡饭中最惊喜的那一个了!丸子这种小吃最能妆点生活。

  过年之前要进行大清洗,在丸子飘香的那天我手洗了羽绒服。中途腿麻了站起来眼前一黑眩晕了一会,等恍过神的时候眼前是一片金黄,不是太阳的金黄,是小丸子的。我一个接着一个地吃了不少,衣服一会再洗,先让我接受这灿烂的洗礼。

  早在妈妈炸丸子之前我和姐姐就表达了明确的态度并不想吃小丸子,在丸子刚出锅的时候我也就勉强尝了一两个。然而在累了之后我却发现丸子真是太好吃了!外表酥酥脆脆的,里面又香又软,一个接着一个根本停不下来!

  准备晚饭的时候妈妈说:“一盘子的丸子怎么就剩这么点了?”我嘿嘿地笑着,打了一个丸子味的隔。

  小丸子~

  饺子今年几岁

  和爷爷奶奶一起包饺子是件很幸福的事,看见他们我才知道什么是由岁月积累起来的爱。奶奶是包饺子的主力,和面等前提工作都是由她来准备,我和爷爷负责包。爷爷总是把馅儿打得满满的,包出来的饺子挺着圆鼓鼓的肚子。我想学爷爷的样子,没想到却让饺子张开了嘴合不上。如果只是机械地包饺子,那这还真算的上一件苦差事,但如果听爷爷奶奶聊天这过程就既轻松又甜蜜了。

  “奶奶,你们晚上看什么电视剧呐?”

  “你爷就爱看抗战的,我爱看乡村频道的电视剧。”

  “那怎么办啊,到底看哪个呀?”

  “什么时候不都得依着他。” 奶奶无奈又甜蜜地说着。

  什么都愿意依着你,自从遇见你每件事都是心甘情愿。

  电视上二人转演员咿呀呀呀地快唱完了,包饺子也进入了尾声。爷爷兴趣盎然地包了几个鸡头(形似鸡头状的饺子),我特意让爷爷等等我,像模像样地学起来。还有一个重要的环节是在饺子中放硬币或硬糖块。小时候每次我和大人们包饺子的时候都会嚷着别忘了这个环节呀,然后奶奶就趿拉着拖鞋去柜里翻出一块糖包在饺子里。还记得姐姐要高考那年爸妈为了让她吃到幸运,特意记住了那个饺子,煮好饺子的时候就放在离她最近的那个碗里,姐姐果然被“意外惊喜”咯了牙,兴奋地笑着,爸妈赶紧说:“就你最幸运,看来今年高考一定能考好啊!”人们总会有各种各样的方式祈福,我想这不是迷信,因为祝福那么真诚,幸运就一定会来。

  饺子今年几岁了,如果是我包的那个那就二十一岁啦,那挺着圆鼓鼓的大肚子,爷爷包的那些岂不是八十一岁啦!

  “刚才吃饭让你把那半个馒头吃了吧,你还不听,看看现在连包饺子的力气都没有了,都包不严实。爷爷笑着露出上牙龈中仅有的两颗牙对奶奶说着。

  “你爷啊!竟胡说。”奶奶,有点害羞。

  是年不是孤独

  我们总说年味越来越淡了,殊不知,只要用心感受,就能体会到很多过年的小美好。

  年的最后一天,愿你平安喜乐。

1 23

本文热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