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散文 > 经典散文 > 关于过年的优秀散文

关于过年的优秀散文

来源: 灯下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8-12-04 15:14:05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年就是这样子。来的时候盼望着盼望着,无论大人孩子男男女女,走的时候,悄无声息,带不走任何的东西。家里摆设照旧,工作照旧,学习照旧,日子照旧。婆婆经常说,难过的日子好过的年。

  放假了,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终于可以一整天不用出门了。望着满屋的狼藉,满床的棉袄,落满灰尘的窗台和电视柜,无心收拾,只想捧着书舒服地卧在沙发里,想着我要去的远方!说好的放假安排呢?日子一天天过去,终于熬到了腊月二十三,小年到了,年真的要来了!

  童年的记忆潮水忽地涌了出来!啊!这一天是灶王爷爷等诸路神仙上天言好事的时候。农村的灶头上方都会有一张画有灶王的神像,那就是能够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灶王爷。在一年里,他每天都要先闻到主家做的一日三餐的味道,从而判断这家人的生活水准;每天都要听到主人的说话,从而界定这家人是否虔诚;还要看着一家人做事劳动,好在年终总结时替主家到天上说好话。就是这样一个无所不能的神仙,日复一日地与我们共同见证着年的往复循环。面目慈善的灶王爷在一片火光中升天了,希望他老人家能够到玉帝处多为我们家说说好话,我们的一日三餐都能有了白面馍了,我们的院子里也有了一头黄牛,我们的粮食柜里也有了余粮了!这时候母亲就会虔诚地跪下磕头,嘴中念念有词,朴素的愿望随着化为灰烬的神仙升天了!

  每逢过年,总是不自觉地想起以前。

  母亲在腊月二十五就会开始大扫除,家徒四壁的屋里哪有可以打扫的东西,无非就是往黑漆漆的墙上贴满攒下的报纸,再贴上几张明星挂历,鲤鱼胖娃娃的年画,把毛主席的画像贴在外间屋里的正中间。还别说,满屋的花花绿绿,还真有个过年的气氛。晚上躺在暖烘烘的土炕上侧身就能读到新贴上的报纸内容,有的文字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念一念,都能够背下来了。过不了几天,头和脚就会掉个个睡觉了!

  黑漆漆的夜,安谧的梦,就这样在墨香氤氲的报纸里沉沉睡去!

  炸年货是最有年味的活动了!家家户户都不会吝啬食用油了,早早的就买好了棉籽油,看一户人家的年丰厚与否,就看买了多少油炸了多少年货。父亲总是打一大桶棉籽油,在院子里支起一口八印大锅,撸起袖子,指挥着母亲把腌渍入味的带鱼、肉、豆腐统统搬到院子里,指挥着姐姐在灶膛里填满柴禾。覆着残雪的木头冒出呛眼的浓烟,滋滋作响的棉籽油冒出香喷喷的味道,院子里的羊也翕动着鼻翼,咩咩咩咩地叫着。瘦瘦的带鱼段裹着厚厚的面糊入锅一会儿,就开出了金黄的花,雪白的豆腐也要裹上面粉,滋滋冒着油的炸肉也在锅里翻滚着!我是搬运工,路途中不免要先尝为快了,不敢多拿,这都有数量的,吃多了会被父亲发现的,那就真坐实了我是个馋闺女的名声了。

  满满一大盆的炸货被藏到了不住人的屋里了,而且还上了锁!

  日盼夜盼中,大年三十到了,农村里没有吃年夜饭的,都是在傍晚时分包饺子吃,吃完饺子放完鞭炮就要早早地上床睡觉,第二天早上要早起过年!我刚结婚那一年,到婆婆家过年,看着婆婆做了那么多的菜,都有些吃惊,原来年也可以这样过啊!

  劈劈啪啪的鞭炮声里,凌晨四点钟,大人小孩都起来过年了!点火烧水煮饺子,饺子提前包好了,放到冷屋里,早上直接煮。母亲每年都会包进饺子里一枚一分钱的硬币,而每一年的硬币我都会吃到,那个高兴劲就别提了!比捡到金元宝都兴奋,一分硬币会攥到手里一整天!哪像现在,过年给个几百块的压岁钱都不见多高兴!

  拜年是不需要女孩子去的,满大街的“个年好”(过年好)此起彼伏。女孩子们这个时候就会凑到一起,比一比谁的新衣服好看,比一比谁的扎头绳是新的。我往往是不出门的,等她们都比完了,就会来找我玩了。

  满地的红色鞭炮碎屑,满街的祝福,还有空气里弥漫着的浓浓的油香,告诉我们,年的确来过了,我们也的确过了,可是我怎么还是这样的空无呢?是我长大了吗?是生活变样了吗?还是……年还是那个年,我还是那个我,变了的是年龄,变了的是那些人,变了的是那时的心境!

  重复的是日月,不变的是过年!

1 2

本文热度:

上一篇: 我的过年新衣散文 下一篇: 没有了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