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故事 > 鬼故事 > 租房子的恐怖经历

租房子的恐怖经历

来源: 灯下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8-12-05 00:11:55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我叫韩小凡,现在已经从帝都回到老家发展。前不久,我看到了帝都房租疯涨的新闻,心中顿时感慨万千,因为我曾在帝都漂了十年,也租房子租了十年。而在这十年中,我住过几间阴森恐怖的房子,发生了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至今回想起来,还令我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2007年8月,我大学刚毕业,当我背着大包小裹第一次进帝都闯荡的时候,我的心里怀揣着大展宏图的伟大志向,却为了省钱,住进了地下室里。

地下室里阴暗潮湿,还经常有蟑螂和老鼠出没,我从不敢把吃的东西带回地下室,害怕把老鼠蟑螂吸引到自己的屋里。

我在跟父母通电话的时候,一直都没敢说自己住在地下室里,害怕他们伤心。为了防止得风湿病,我即使在夏天也经常给电褥子通通电,好把被褥烘干一点。

我当时的心里除了失落,还有美好的希望,因为我从网上了解到,有很多明星在成名前还住过地下室呢,年轻的时候多吃点苦,才能有更好的未来。

那个地下室的房租每个月三百元,只有不到八平米,而且连公用的卫生间和洗手池都没有。

我只能到附近的公厕上厕所和洗脸刷牙,每个周末需要洗澡的时候,我就必须步行三四里地,去一家比较便宜的澡堂子洗澡。

有一天晚上,我半夜肚子疼,就跑到附近的公厕上厕所,回来的路上,我隐约看到前面十几步远的地方,有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长发女人,正耷拉着脑袋,用一种很别扭的姿势朝我走来。

她脚步虚浮,就像踩在棉花上似的,长发披散着,遮住了脸,两只手臂像钟摆似的左右摆动着,显得很僵硬,双腿迈步子的时候几乎不打弯,就像两根树棍,在一前一后晃动着,使得她的身形显得踉踉跄跄。

我呼吸一滞,急忙想跑回地下室。

没想到刚跑没几步,这个长发女人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来到了我的面前。

我这才发现,她的身体前倾的幅度很大,而且,她竟然一直在踮着脚尖走路,如果换成我用这个姿势走路,绝对会摔个狗啃屎。

她是怎么保持身体平衡的?

一阵阴风扑面而来,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疯了似的朝地下室冲去,等我回到屋里关上房门,才稍稍松了口气。

太吓人了!

她到底是人是鬼?

这件事给我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以致于我晚上出去上厕所的时候,都是跑着去,跑着回,根本不敢在外面多停留一秒钟,生怕再遇到那个古怪的长发女人。

那时候我每个月工资三千元,在交了房租以及支付日常开销后,到了年底还攒了一万五千多元,虽然很少,却让我很有成就感,毕竟这是我辛苦劳动赚来的。

但到了2008年初,我租的地下室需要拆迁,我只好找房子搬家。

在退房的时候,房东说我弄脏了地下室的墙壁,硬是扣了我五百块钱押金。虽然我解释说在我刚入住的时候墙壁就是脏的,但房东仍然一口咬定是我弄脏的。我不同意也得同意,因为押金在房东手里,而且这是房租合同上规定好了的条款。

我愤愤然离开地下室后,搬进了一个城中村。

我租了一个村民自建的楼房,我的屋子是三楼的一个不到十平米的小开间,每个月的租金是五百元,这着实让我肉疼了一阵子,但这是我能找到的最便宜的房子了。

好在这个房间有独立的卫生间,只不过唯一的外窗还是朝西的,窗外不到一尺远就是邻居家的墙壁,根本就没有阳光能照射进来,所以屋里很阴暗潮湿,我在每天晚上拖地板的时候,都会发现瓷砖地板上有一层细密的水珠。

最恶心人的是,这个房间始终有一股令人作呕的怪味,是那种下水道混合着剩饭剩菜后产生的类似沼气的臭味。我找了好几次臭味的来源,却始终没能找出这股奇怪的臭味到底是从哪来的。即使我经常冲洗马桶,还用水抽子盖住了地漏,依然无法减轻这股恶心的臭味。

我向房东反应了这件事,谁知房东没好气地说:“老子这里每家每户都这样,不想住就滚蛋!”

我只好忍气吞声,主要是因为如果我提前退房,按照合同约定,我的一个月押金就收不回来了,而且这个房子距离我换的新单位比较近,只需要步行五里地,就能赶到公司,方便我经常加班。

由于这间屋子的窗外被一堵墙挡得严严实实的,即使在大白天的时候,屋里的光线也很暗,显得阴森森的。

一天晚上,我加班到晚上十点半才回到家,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在半梦半醒间,突然感到有一团毛茸茸,软乎乎的东西靠在了我的后背上,就像是塞过来一个枕头。

我大气不敢出,一动也不敢动,生怕惊扰了后面这个古怪的东西。

它到底是什么?

难道是……

我实在不敢想下去,由于工作实在太累了,不知不觉间,我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

从那之后,我每晚都抱着一根擀面杖睡觉。

因为在我们老家,据说擀面杖是可以驱邪的,因为“擀”和“赶”谐音,可以赶走一切鬼魅邪祟。

后来,我辛苦干满了三个月试用期,竟然被这家私企的老板辞退了,我从好心同事的口中得知了真实原因,竟然是因为这个岗位原先的那个女同事休完产假要回来了。

我只好重新找工作,好在这次我比较争气,成功应聘进了一家世界五百强的外资企业,月薪七千五百元。

但这个公司距离现在租住的房子比较远,又没有能直达的公交,于是我只好再次找房子,准备搬家。

结果我在地铁站附近一个小区找房子的时候,突然从旁边走过来一个操着外地口音的中年男子,他热情地问我是不是想租房?

我说:“对呀,我正在找房子呢。”

中年男子说:“那正好,我就是房东,房子就在这个单元楼的六楼,只不过现在租客出国了,我手里没有房子的钥匙,只能等月底租客回来退房后,才能带我看房子,这样行不行?”

我当时就犹豫了,如果不能提前看看房子,我又怎么能相信他?

他见我犹豫不决,脸上立刻堆满了笑,解释说:“我主要是不想让这房子空着,所以想尽快找到下家租客,你也知道,房子空一天就要浪费不少钱。这样吧,我看你也是个老实人,出门在外也不容易,我每个月房租给你便宜点,只需要一千一百元,怎么样?”

我眼前一亮,我已经在网上查过了这附近房子的租金,最便宜的都需要一千三百元一个月,他的房子居然只需要一千一百元,这简直就是捡了个大便宜啊!

他看我有点心动了,趁热打铁说:“如果你觉得合适,就先交给我一个月押金吧,月底我就把房子的钥匙交给你,怎么样?”

我想了想,虽然还有些不放心,但不想错过这么便宜的机会,于是点点头同意了。

我去附近的银行取款机取出一千一百元交给了他,他给我留了手机号码后,就扬长而去了。

在回去的路上,我越想越不对劲,连忙又拨打了他的手机号码,但电话那头却传来一句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我这才恍然大悟:我被骗了!

我连忙跑到派出所报了案,民警给我立了案,但也给我提前打了预防针,对我说:“帝都的人员流动性太大,这种骗子实在太多了,我们警力有限,不一定能帮你抓到他,所以你也别抱太大的希望。”

我当时就明白这笔钱八成是追不回来了,这件事让我郁闷了好半天,当天晚上还失眠了。

我这才明白,很多时候,人心远比恶鬼要可怕得多!

为了防止再次上当受骗,我通过中介租了新单位附近的一个公寓,这个公寓三家合租,我租的是一个朝北的次卧,每个月房租一千六百元,但我还需要另付中介费一千六百元,虽然有点贵,但我还是咬咬牙同意了。不为别的,只以为我人生地不熟,通过中介租房子心里还能踏实点。

虽然我每个月工资是税前七千五百元,但扣除了五险一金和个人所得税后,实际拿到手只有五千出头。而每个月的房租和水电费、燃气费加起来也将近两千块钱了,所以日子还是过得紧紧巴巴。

好在这个公寓距离我的新单位很近,只需要步行十五分钟就能到,于是我为了省钱,开始自己做饭吃,只不过由于单位是世界五百强,平时经常需要加班,自己想做饭也没有时间,几乎都是在外面买着吃,所以吃饭的开销也很大。

与我合租的美女有点古怪,每天都深居简出,而且,几乎没看她做过饭,好像她白天也不去上班,真不知道她到底靠什么来养活自己。

而且,深更半夜的时候,有时从她的屋里还会传出一阵阵尖锐的笑声,这种笑声很瘆人,因为根本就不像是人的笑声,倒是与猫头鹰的笑声很相似。

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用耳机堵住自己的耳朵。

后来,还发生了一件特别蹊跷的事情,这个美女领回来一个男人,看样子应该是她的男朋友,但这个男人在进了她的房间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因为我那几天正巧放长假,一直宅在家里,还开着卧室的门,能直接看到这个美女的房门,所以,我敢确定她领回来的这个男人一直没有出过门。

不过,等我上班后,就渐渐把这件事忘了,也许是我想多了,她男朋友说不定是在深更半夜走的。

到了年底,我存了不到两万块钱。

我不禁唏嘘不已,辛辛苦苦干了一年,将近一半的血汗钱都交了房租。

我在公司干了将近八年,工资也渐渐涨到了税前一万五千元,税后能拿到手一万三千左右。我也和女朋友结婚了,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既然成了家,就不能再和别人合租了,于是我租了一个五十平米的一居室,每个月的房租是六千五百元,谁知我爱人在婚后不久就失业了,全家的所有花销就都落在了我一个人的肩上。

有一天晚上,我发现我女儿一直皱着眉头看向窗帘的位置。

我很奇怪,就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

“啊!”

我惊呼一声。

窗外有个黑影一闪而逝。

我和我爱人都吓坏了,要知道,我们租的这间房子可是在八楼啊,窗外怎么可能有人呢?

而且,女儿晚上睡觉的时候,经常无缘无故地大哭。

有一次我起床给女儿喂奶粉,眼角余光却瞥见房间玄关的位置,似乎站着一个女人!

我还以为是我爱人,就叫了她几声。

但那个女人一动不动,就像根木头似的杵在那里。

我觉得很奇怪,打开灯一看,我的爱人正躺在床上睡觉呢!

我心中一沉,扭头一看,站在玄关的那个女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难道是我看花眼了吗?

还有一次,我半夜上厕所,往床边走的时候,依稀看到窗帘下面竟然露出了两只脚!

而且,这两只脚还穿着火红色的高跟鞋!

我吓得浑身一颤,急忙打开了灯。

窗帘下面空荡荡的,哪里有什么高跟鞋?

我看了看熟睡的爱人和女儿,没敢再关灯睡觉。

去年,我女儿到了需要上学的年龄,但公立幼儿园的名额有限,我女儿是外地户口,不符合入园条件,而私立幼儿园每个月居然需要支付四千五百元,我根本负担不起。

我实在没办法了,就和我老婆孩子回到了家乡发展。

在外漂泊的这十年里,我最大的支出就是房租,而最让我发愁的也是租房,回想起在帝都生活的这段日子,我恍然觉得自己就像个吉普赛人,一直居无定所,一直在到处流浪。

也许我的这段经历,就是无数异乡人漂泊帝都、艰难生活的一个缩影。而这段流淌着血与泪的租房经历,也在我的人生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1 23

本文热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