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故事 > 鬼故事 > 性无能的鬼

性无能的鬼

来源: 灯下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8-12-05 00:11:56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姜逐流背着一个双肩包,后背略微佝偻着,虽然只有二十几岁,但从精气神看上去,已经和迟暮老人无异。他像个游魂一样从医院里踉跄着踱了出来,脸上噙满了悲怆。

姜逐流颤抖着翻开病历,上面写着一行令他欲哭无泪的字:“性功能障碍”。

这五个字就像刀子一样狠狠地戳着他的心。

姜逐流不知道该怎样回家面对自己的女友卢雪莹。

自从去年和自己的女友同居在一起,他就一直心惊胆战,虽然和女友睡在一张床上,但是他从不敢跟女友靠得太近,因为他害怕暴露自己的隐疾。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没有什么比性无能这种疾病更伤自尊的了。

姜逐流只能伪装成一个健全的男人,为此,他不敢去公共浴室,不敢去游泳池,更不敢在女友面前换内裤,因为他害怕被别人嘲笑自己不是个男人。

他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从梦中惊醒,因为他在梦里看到周围有很多人对他指指点点,肆无忌惮地狂笑着:“一个阴阳人!一个太监!一个人妖!”

我该怎么办?还不如死了好!

姜逐流无数次萌生出自杀的念头,他变得自卑懦弱,患得患失,做什么事都小心翼翼,对任何人都唯唯诺诺。

他背着装有病历的双肩包,感觉肩头沉重得就像是背着一座山一般。

这本病历可不能被自己的女友看到,否则自己的疾病就彻底暴露了。

不行!我不能把它带回家!

回到出租房的楼下,他趁着四下无人的时候,悄悄把那本病历撕碎后塞进了垃圾箱里。

上楼进门后,姜逐流突然听到卧室里传来了一阵“哼哼唧唧”的莺啼声。

他心中一颤,透过虚掩的门缝朝屋里看去,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两条白花花的“大蛇”正交叠纠缠在一起,上下起伏,前后晃动,激荡起一道道霜波雪浪。

姜逐流呼吸急促,怒火中烧,那被压在身下的曼妙女子分明就是自己的女友卢雪莹。

而此时的卢雪莹正微眯着双眼,翕张着樱唇,如醉如痴地浅唱低吟,一副欲仙欲死的迷醉模样。

覆在她身上的男人汗流浃背,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正半跪半卧在她的面前辛勤耕耘着。

姜逐流攥紧了双拳,手指关节泛出白印,就连指甲都扎进了掌心的肉里。

但他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因为他的心更痛!

数秒之后,他终于忍无可忍,踹门而入。

床上的二人顿时惊得停止了动作,齐齐朝他看了过来。

那个男人眼神有些慌乱,但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而卢雪莹则一脸嘲讽地看着他,目光中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这种讥讽的目光令他抓狂,令他无地自容。

明明是他的女友卢雪莹背着他偷情,而此时的她却如此的理直气壮,就好像做错了事情的是他姜逐流一样。

不过想想也是,谁让自己隐瞒了疾病呢?

姜逐流发了疯一样冲进屋里,却没有冲向那对狗男女。

在床上二人惊愕的目光中,他猛然拉开窗户,跳了下去……

“啊!”

卢雪莹吓得尖叫一声,抱住了身边的男人。

她颤声对男人问道:“江峰,咱们怎么办啊?”

孟江峰抱紧了卢雪莹,安慰道:“雪莹,别怕,他是自杀的,跟咱们没有任何关系,只需要跟警方报个案就行了。”

说完后,孟江峰拨打了报警电话,警方派人来调查了事件经过,并且拉走了姜逐流的尸体。

虽然这件事已经结束了,但卢雪莹一直闷闷不乐,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打不起精神。

孟江峰提出要带卢雪莹去亚马逊雨林玩几天,卢雪莹这才有了兴致,两个人办好了出国签证,坐飞机来到了亚马逊雨林外的一家宾馆住下。

宾馆老板告诫他们,亚马逊雨林里面有很多毒虫猛兽,如果要进去玩,一定要雇一个当地的向导。

孟江峰一打听行情,发现向导费实在太贵了,于是决定自己带卢雪莹进雨林里玩玩。

第一天的时候,他俩只是到雨林的边缘玩了一会儿,看着周围形态各异的热带植物,听着雨林深处传来的阵阵鸟鸣声,二人深情相拥,热吻了许久。

他俩兴致勃勃地来到当地的集市,想买一点当地特产的纪念品。

卢雪莹被一个下巴可以动的木偶吸引住了。老板告诉她,这个木偶很神奇,当地人传说这种木偶可以通灵,如果虔心供奉,能够保佑主人的平安。

孟江峰见卢雪莹很喜欢这个木偶,二话不说就买下来送给了她。

晚上回到宾馆,卢雪莹把木偶摆在了柜子上,并且在木偶的两边摆了两根大红蜡烛,在它的前面摆了三个果盘,还插了三根香,虔诚地拜了拜。然后和孟江峰一起洗了澡,就躺下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卢雪莹在半睡半醒之间,模模糊糊听到一阵“嘎吱、嘎吱……”的怪声。

她有点害怕,没敢立即坐起身来,只是偷偷地半睁开眼睛,朝着声音发出的位置看去。

借着惨白的月光,她发现那个木偶的下巴在上下张合着,发出一阵阵“嘎吱”声。

卢雪莹推了推身边的孟江峰:“江峰,你快醒醒,那个木偶活了!”

孟江峰不耐烦地嘟哝了一句:“你是不是睡迷糊了?一个木偶怎么可能活过来?”

说完,他坐起身来,打开了灯。

卢雪莹定睛一看,只见那个木偶安安静静地端坐在柜子上,嘴巴一动不动。

难道是我看错了吗?

卢雪莹挠了挠头,百思不得其解。

孟江峰把她抱进怀里,安慰道:“你看看,那个木偶根本就没动,你可能是白天太累了,所以产生了错觉。”

话音刚落,一阵“嘎吱、嘎吱……”的怪声传了过来。

孟江峰和卢雪莹同时循声望去,只见那个木偶的嘴巴正一开一合地动着!

而且这个木偶的眼睛也一眨一眨的,仿佛活过来了似的!

“这是怎么回事?”

孟江峰的心怦怦直跳,自言自语道。

卢雪莹更是吓得浑身颤抖,牙齿打颤。

“快跑!”

孟江峰拉着卢雪莹的手,拎着行李包就冲出了房门。

他俩一口气跑出了宾馆,像没头苍蝇一样朝前狂奔。

不知不觉中,他俩竟然跑进了亚马逊雨林中。

突然,前面出现了一个黑影。

“嘎吱、嘎吱……”

借着惨白的月光,他俩依稀看出,前面的黑影竟然是那个诡异的木偶!

他俩转身就跑,没跑多远,却发现那个木偶又拦住了去路。

孟江峰脚下一绊,摔倒在了地上,后脑勺磕在一块石头上,鲜血直流,疼得满地打滚。

卢雪莹吓得抱着脑袋蹲在地上,浑身抖如筛糠。

只见那个木偶迈着僵硬的步伐,一步步朝他俩走了过来。

等走到跟前,卢雪莹吓得面无血色。

这个木偶的脸竟然变成了姜逐流的模样!

“你们这对狗男女,我要杀了你们!”

木偶的双手陡然变成了两把长剑,狠狠地刺进了卢雪莹和孟江峰的胸膛。

1 2

本文热度:

上一篇: 生为人杰,死为鬼雄 下一篇: 移魂情仇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