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故事 > 鬼故事 > 凶灵作家

凶灵作家

来源: 灯下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01-04 00:11:54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小州今年19岁,他是一个职业写手,专门写鬼故事。

他的作品会让人感受到不一样的“恐怖”,所以他的作品成为了网站精品。

今天小州奋斗到凌晨三点,他看着自己凌乱的手稿,嘴角扬起一丝笑容,他将再“不辱使命”。随后将手稿抛开,双手一摊,趴在床上就睡了。

第二天是小州交稿的日子。

“小州,小州,还不快起床”妈妈叫道。小州的妈妈像平常一样叫他起床,只是又怕他睡到下午,不吃早饭。

半天不应妈妈就只好皱着眉头去他房间,门没有关,只是虚掩着。

咦!?小州去哪儿了?妈妈推开门,床上并不见小州。

妈妈摇了摇头,只见她去看了看衣柜,又看看桌底,最后看看床底,小州果然在床底下,睡的死死的。

“你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妈妈轻摇小州的肩膀,“还好我把窗户的防盗网拆了,不然迟早得摔死你。”

“你别吵。”小州的声音略显低沉,依然眯着眼睡。

妈妈看他气色不是很好,还有黑眼圈,知道他是又熬夜了,于是又摇摇头,站起来不再叫他。

“饭在桌上,你自己起来吃。”她随后走出房间。

离交稿的时间是晚上八点,他还要在电脑上输入一份稿子,然后在网站上提交。他不嫌这样很麻烦,好像他的作品中有他沉醉的东西一样,让他乐此不疲地在敲打的键盘声中一个字一个字地回味一遍。

一直到下午,小州才从床底爬出来。落日的余辉透过窗户,穿过他凌乱的头发可以看见他头上的灰尘。

已经到下午5点多了,桌上的菜已经凉了,而小州的妈妈也不在家。他看了看桌上的菜,盛了一碗饭,吃了几口,然后把它们全倒进了垃圾桶,接着小州也出门了。

小州平时很都少出门,大部分时间都在房间里写作。他经常写作到深夜,他甚至是不想放过凌晨过后的没一刻,或许深夜能让他找到写作的灵感吧。不过经常熬夜也让他看起来有些瘦弱和苍白。

快到晚上了,妈妈从外面回来,他看见桌上的菜都吃光了,于是简单收拾了一下。

“小州,在吗?”妈妈叫道。但是没有人回应,于是她推开门,看见小州正在电脑旁打字。

妈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用哀求的语气说道:“小州,我最近给你联系了一所大学,我有关系,交点钱就可以去读,你觉得怎么样?”

小州不说话,只是敲打着键盘,他在做最后的作品发布,时不时地笑了笑,看来作品有他得意的地方吧。

“小州,你答应我去读个书吧,自从你开始在家写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就大变样了,人也不开朗了,咋娘俩也没怎么说过话。”说完妈妈就低声抽泣起来。

“小州,只要你答应我去读个大学......”

“妈,昨晚你进过我房间吗?”小州突然打断她,眼睛斜斜地看着她。

她怔了一下,因为她根本没去小州的房间。

迟疑了一会儿,妈妈说道:“我哪里有进来呀,你整天写这些乱起八糟的东西,半夜也不睡觉,人整天都迷迷糊糊的,你看你都瘦成啥样了。”

“哦,那可能是鬼姐姐吧。”说完小州诡异地笑了笑。

妈妈露出惊愕的表情,她对这个回答有点不知所措,有点生气地说道:“什......什么鬼姐姐啊,你看你整天都想些啥呢,你只要答应我去读个大学,我什么都答应你。”说完妈妈摇摇头就走了。

她收拾了下垃圾准备扔到楼梯口的垃圾桶里,发现里面被小州倒掉的饭和菜,脸上只做苦态。

她最近发现了小州的很多反常举动,床底下睡觉只是小事,她还发现小州经常凌晨两三点的时候看恐怖片,有的时候还对着电脑自言自语,说什么‘鬼姐姐,你看我写得怎么样?’而电脑上是一个暗色的网站,那应该就是小州的“办公室”吧。这个“来路不明”的网站让小州像着了魔一样,从此让他变了一个人。

难道真的中了邪?妈妈也不想有这种想法,但是小州平时对她很凶,常常用凶恶的眼神看她,她已经不想再持续下去了,她想用一切办法挽回这丢失的母子感情。

于是第二天她去找了一个当地的道士来家中看看是否沾了邪气,妈妈要求他不要穿道服,因为怕小州又说她打扰他了。

当道士和妈妈来到门口的时候,妈妈就嘱咐了道士,说一定要小声点,不要打扰小州。

说好妈妈就打开了门,一开门就只见小州直直地站在门口,露出凶恶的眼神,死死地盯着他们。

妈妈和道士都被吓了一跳,小州像是横空出现在他们眼前一样,让他们不知所措。

“小州,这是叔叔。”妈妈的语气有点惊颤。

小州什么也没说,然后他就下楼走了。

妈妈看他走后就和道士进屋了,刚进门道士就感到里屋阴气很重,那里是小州的房间,道士来到门前,说道:“这屋里一股死气,床头也面向太阳落山的地方,在风水看来也不吉利。”妈妈听后露出不安的表情。

突然道士将目光集中在电脑那里,然后指着电脑说道:“这是?”

这一问就像点中她的心脏一样,让她心里一紧,她问道:“这里有什么问题吗?”

道士走了过去,他拿起桌上的一张稿子,眼睛扫了一遍,最后却摇了摇头。

这一摇头在妈妈看来不是她平时的无奈,而是印证了他内心恐怖的想法。

道士把手稿往桌上一扔,说道:“此文怪诞异笔,阴暗至极,能写出这样的文章恐怕是受鬼蛊惑啊!”

“您说的是鬼姐姐吗?叔叔您对我的作品评价好像挺高呢。”

妈妈正对道士的话正感到惊悸,又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

只见小州缓缓地从大厅走过来,脸上露着诡异的笑容,嘴上还沾满鲜血!

“小州,你到底是怎么了?”妈妈瘫坐在床上,手捂着嘴,失声痛哭。

道士一脸严肃,对着小州大声喝道:“大胆妖祸,天地无极,阴阳两界,阳间岂容汝等作祟,快速速离去,否则吾向天师借法,将汝打散!”随后掏出一张黄符,对着小州。

“叔叔我好着呢,屋子里的死气不是我的,是那些鸡的。”小州笑得很恐怖,露出沾满鲜血的牙齿。

鸡?哪里有鸡?道士左顾右看充满疑惑。

突然床下有动静,一只无头公鸡从小州的床底窜出来,喉咙里还喷着鲜血!

不一会儿,又跑出一只,两只,三只......整整跑出十几只无头鸡。

道士全身都被沾满鲜血,还差点被鸡绊倒。那些鸡跑到大厅里,上飞下窜,把大厅里弄得满都是鲜血,场面让人不寒而栗,阴森至极。

妈妈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了,泣不成声。

“别过来!”道士对着慢慢走近的小州,手里的黄符和手在一起颤抖。

但黄符好像镇不住“他”,突然在他手里自燃了,道士被吓得手一哆嗦。

道士转身对崩溃的妈妈说道:“都怪你叫我不要穿道袍过来,这鬼十分厉害,它连鸡都吃,鸡血都不怕,普通法器也奈何不了它,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倒地不起,道士居然被吓晕了。

“妈妈,鬼姐姐说,要想要灵感,就得听她的,明天又要交稿了,您说我该写什么好呢?”

妈妈对着面前的小州,不再歇斯底里,用颤抖的语气说道:“小州,你是被鬼迷惑了呀。”随后晕倒在床上。

第二天,窗外下起了小雨,天空灰蒙蒙的,让人心情感到郁闷。

妈妈突然从梦中惊醒,坐在了床上。

她用双手捂面,然后划过自己的头发,昨晚她做了个噩梦。

她看了下时间,已经早上9点了,也该起床做饭了。

她习惯性地先去叫小州起床,发现小州的门只是虚掩着,于是推开了门。

小州没有在床上,他正坐在电脑旁写着他的稿子,还翘着一副二郎腿,时不时地抖了抖。

妈妈看了脸上露出了笑容,在她看来,儿子作息时间正常是最好的。

“小州,起这么早啊,我去给你做早饭。”

“嗯,好。”

“想吃点啥呢?”

“什么都可以。”

妈妈开心地说好。小州的每一句回答就像给了她一丝安慰,因为她很久没和小州这样搭过话了,她内心里想着小州会就此改变。

妈妈看了下冰箱里,有点菜和肉,还有鸡蛋。

“那我给你炒一个菜和肉,再煎几个鸡蛋好不好?”

小州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回答说好。

不一会儿,厨房里就传来炒菜的声音。

小州又笑了笑,笑得很诡异,很阴森,他对着电脑说道:“鬼姐姐,这次写得怎么样?”

说完,妈妈就叫小州吃饭了。

小州放下笔,慢慢地走出房间,留下他还未写完的作品,名字叫做“冰箱里的道士”。

1 2

本文热度:

上一篇: 惊悚之红房子 下一篇: 荒林中的骷髅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