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故事 > 鬼故事 > 欢喜鬼

欢喜鬼

来源: 灯下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01-05 00:12:09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时间:酉时三刻

天气:阴

宋洁下班回来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到家后,直接躺在大床上就睡着了。

屋子里拉着厚重的窗帘,外面一丝光线都投射不进来,让卧室和外面的天气一样,阴沉沉的。

忽然半梦半醒之间,宋洁听到一阵女孩清脆的笑声。

她半睁开眼睛扫视了一圈屋子,屋子里并没有人,她又是单身独居,电视更没打开,应该是外面传来的声音。

宋洁闭上眼睛继续睡了,她困极了。

可是睡了一会,那阵银铃般的笑声又响起了。

这次她听得很清楚,声音就是从卧室里发出的。

宋洁被这冷不丁的笑声给吓醒了,从床上起身,扫视了一圈,甚至连床下都查看了,屋子并没有人。

那么这个笑声从何而来。

宋洁心里有些发毛,喃喃道:“没那么邪门吧,我不会撞鬼了吧。”

“嘻嘻,你猜对了。”

宋洁全身一抖,顺着这个声音望去,看了看对面,这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半空中漂浮着一位白色的女孩,这位女孩面色苍白,虽然有着漂亮清纯的脸蛋,可是她是漂浮在空中,她没有双脚,她是鬼啊!

“鬼啊!妈呀!”

这是她第一次见鬼,不由得惊声大叫。

“别叫了,别叫了,我不会害你的!”

宋洁见叫也不用,用被子裹着身体,瑟瑟发抖道:“哪有鬼不害人的!”

漂浮在半空中的白衣女鬼,嘻嘻一笑,笑声还是那么纯洁,说道:“人有好人坏人,鬼也有好贵坏鬼,再说了,我是欢喜鬼,是不会害人的。”

宋洁紧紧抓住被子,低着头又好奇的偷偷看了她一眼,心里始终有些畏惧,不过此时好奇心作祟,问道:“欢喜鬼是什么?”

欢喜鬼跟宋洁说起她生前的事。

原来欢喜鬼活了一百多年了,她十六岁的时候就死了。

死因竟然是听了别人一个笑话,被笑死了。

“天啊,这世界上,竟然还有人笑死的。”

“对啊,所以我死后就变成了欢喜鬼。”

宋洁对欢喜鬼还是有些戒心,又问道:“那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找我干嘛?”

“我来报恩啊!”

“去你的,报什么恩啊。”

“因为张英是我的恩人啊。”

宋洁听了这个熟悉的名字,绕了绕脑袋,终于想起来了,道:“张英是我死去的奶奶!”

原来奶奶活着的时候,曾经救了欢喜鬼一条命,不然她就烟消云散,连做鬼的资格都没有了。

明白了这层关系,宋洁这才放下了戒心,在看着这只欢喜鬼,总是嘻嘻哈哈的,也就没那么害怕了。

“宋洁,你面色乌云盖顶,头顶黑气缠绕,看来今年七月你将会有劫难,不过你放心,我来就是帮你渡劫的。”

她没有想到,这只欢喜鬼竟然这么仗义,也就欣然接受了。

接下来欢喜鬼白天藏在她的衣服里,晚上就待在屋子里,欢喜鬼时常会说些笑话给她听,逗得宋洁哈哈大笑,就连欢喜鬼自己也咯咯直笑。

这天晚上,午夜十二点,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谁~”

这半夜三更的,宋洁问了一句。

屋外的人回答道:“我是送外卖的。”

可是她自己并没有点外卖,难道说是朋友帮她点的。

这样想来后,宋洁正准备去开门。

这时候,欢喜鬼串了出来,大喊道:“别开门,他是坏人!”

这可把宋洁吓得够呛,停住了脚步从猫眼往外看。

只见在门口的确有一个戴着黑色鸭舌帽的男人。

男人把鸭舌帽压的很低,看不到脸,不过他手上什么外卖都没有。

这可把她吓得够呛,关键是男子还一直敲门,站在屋外就是不走。

宋洁可是一个单身女孩,难免心里会害怕,一时间竟然没了注意。

欢喜鬼嘻嘻一笑道:“别怕,让我去收拾他。”

欢喜鬼直接穿过大门,屋外听到男人的尖叫声:“鬼啊~”

“哈哈哈,他居然被我吓尿了。”

欢喜鬼咯咯直笑,开心的不得了。

不过宋洁还是心有余悸,对刚才的事拍了拍胸口,对欢喜鬼感谢道:“欢喜鬼真的感谢你,不然被坏人进了家门,那就完了。”

欢喜鬼告诉宋洁,不要随便相信别人,往往人心比鬼更可怕。

就屋外的男人,一定是早就看准你了,知道你是单身独居女孩,所以才会肆无忌惮的上门来。

“你呀,以后多个心眼。”

“知道了。”

欢喜鬼和宋洁相处的这些日子,两人打打闹闹,成了最后的朋友,死党。

这天宋洁像往常一样去上班,当路过十字马路的时候,她眼里瞅着时间,眼看就要迟到了,她决定横穿马路。

在她旁边有一个女孩,同时跟宋洁一样,横穿马路。

这时候藏在衣服里的欢喜鬼,一声喊道:“宋洁,听我的,千万别过马路!”

宋洁听了欢喜鬼的话,就这样退回马路边,而另外一位横穿马路的女孩,竟然当场撞车身亡。

因为欢喜鬼宋洁又捡回一条命,不过看到当时发生的事,心脏还在突突直跳。

这天宋洁虽然捡回一条命,不过还是迟到了。

到了公司后,老总的儿子小李总冲着宋洁招了招手,道:“来我的办公室!”

小李总瘫坐在椅子上,道:“你知道吗,你今天迟到了,是要扣工资的。”

宋洁低着头不敢反驳,说道:“是是是,的确是我迟到了,公司扣我的工资也是应该的。”

小李不怀好意的看着宋洁,慢慢朝她靠近,开始抚摸她的大腿,吓得宋洁连连后退,道:“你要干嘛!”

“做我的女朋友!”

宋洁早就知道小李总是个花花公子,她才不喜欢这种男人,有钱又怎样,不过是寄生虫而已。

“不……不!”

“你敢拒绝我!”

从来没人拒绝小李总,这让他非常生气,在办公室里就对宋姐咸猪手。

这时候她在心里呼救道,欢喜鬼啊,你去了哪里,平时你不都在吗?

这时候办公室有人进来,宋姐借机逃了出去,这才送了一口气。

回家后宋洁气愤道:“欢喜鬼你怎么不帮我!”

“那人胸口上戴着一块厉害的佛牌,我不敢靠近。”

欢喜鬼不在发笑了,反而看着宋洁,有些忧心起来。

“你怎么不笑了。”

“你头顶上的黑气越集越多了,看来你近来将会有一场大劫……也是我的劫难……”

“你说什么!”

“没有……”

最后一句宋洁没有听到,不过她完全不把这件事当回事,反而开心道:“我怕什么,不是有你吗?”

果然没有多久就出事了。

小李总越想越气不过,竟然趁着宋洁下班的时候,命令司机开着一辆车过来,把她半路给劫走了。

小李总把宋洁带去了一个废弃的仓库,把她丢在地上,而在她面前站着不少社会不良青年。

“臭娘们,不做我女朋友,那么我把你送给我的朋友了……”

社会不良青年看着地上可怜巴巴的宋洁,响起了一阵欢呼声,他们朝着宋洁慢慢走进。

“不要啊……呜呜……救命……”

关键时刻,欢喜鬼出现了,她把这些社会不良青年全都吓跑了。

“有鬼啊,快跑啊。”

仓库里就剩下小李总一个人了,不过他偏偏不信邪,走了上来,拉着宋洁的手腕就要亲他。

“滚开!滚开!”

欢喜鬼想要上前,只见小李总胸口的佛牌发出一阵耀眼的金光。

欢喜鬼被这道金光刺伤,可是她听着宋洁的呼救哭泣声,硬着头皮朝着小李总冲了上去,大喊道:“去死吧人渣!”

只听扑通一声,小李总胸口的佛牌断掉了,他整个人没有知觉的倒在了地上。

欢喜鬼为了救小李总,竟然撞断佛牌,导致她魂魄聚散。

就在欢喜鬼变得透明的时候,宋洁哭泣不已:“别走啊……欢喜鬼……”

欢喜鬼微微一笑:“宋洁你的厄运终于没了,以后也不需要我了,再见……”

“呜呜……不要走,不要……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欢喜鬼看着哭的像泪人的宋洁,魂魄散掉的时候,竟然落下来一颗鬼泪。

欢喜鬼魂魄散掉,消失在三界重,而小李总昏迷后就再也醒不过来了,他变成了植物人。

这晚上宋洁做了一个梦,她梦到了奶奶,这才明白欢喜鬼和奶奶的渊源。

原来奶奶活着的时候,就是村里有名的神婆。

一次欢喜鬼被鬼王追赶,幸亏被奶奶救下,养了起来。

奶奶早就知道宋洁21岁的时候,会有一场死劫,要欢喜鬼帮助宋洁渡过劫难。

其实欢喜鬼是个知恩图报的好鬼,就算奶奶不吩咐,她也会照做的。

三年后,宋洁把欢喜鬼的鬼泪,做成了项链挂在脖子上,喃喃道:“欢喜鬼,我好想你,你在哪里啊……”

人群中,一位漂亮的少年朝着宋洁迎面走来,这时候,宋洁脖子上晶莹的鬼泪竟然亮了一下。

(完)

1 234

本文热度:

上一篇: 隔壁老王复仇记 下一篇: 神秘的佛牌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