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散文 > 经典散文 > 优秀的散文

优秀的散文

来源: 灯下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02-10 22:08:16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天色阴沉,似蒙一层帷幕。

  洗漱后,至楼下吃早点,清晨尚早,路人还稀疏,宁静之氛围沐浴身心,感觉甚佳。

  竹林桥畔有一粥铺,老汉经营已半生。独一人,不卖其他,唯有白粥与油条。柳木桌上搁一碟自制盐豆,蓝线格子碗盛,粥没蓝线刚好;油条乃纯豆油炸出,径小焦黄,食之方便,软酥而不腻!

  饭后,去姨婆店里帮忙,姨公因节前旅行,颠簸劳累之故,抑或水土不服之原因,从而引诱了痼疾复发,此时尚在医院静养,已数日。

  阿姐昨日返沪工作,心虽有担忧,然生活如此,不如意八九!乃噙泪离家,伤感!

  抵达公司后,即与我电话,千般叮嘱,要我闲时勤去照应,音颤颤,悲戚!由此,我才方知姨公事,去医院里探望,店里帮忙!

  童巷尽头,一爿单室门店,左侧植有一株环抱大榕树之,即是姨婆家鱼馆。橡木黑匾额,高悬木门正顶上方,银色描金漆“海生鱼馆”四个大字。姨公祖籍宁波镇海,名讳‘张海生’,鱼馆因此而得名。

  此店经营了多少年,已然记不清,只儿时有记忆起,便有该鱼馆。

  往来客人,皆为多年街坊,所卖之鱼,亦不过寥寥几类,无非鲫鱼、火头、鲢鱼类,价格便宜,食之鲜美。

  虽是来帮工,然整整早晨,自店内,呆呆怔怔,甚迷糊!事虽小,却也毫无头绪,唯有干站一侧,时帮姨婆拎荷叶裹鱼,其他概不会!由此晓知,事无巨细之道理,万般皆有学问,尚学。

  姨婆所用称鱼工具,乃是古时杆秤,小小铜秤砣,熠熠生辉,映射出浓浓的烟火味儿,时代气息。

  二老所经营鱼馆,已不单为赚钱,生计,而已是生活之一部分,早就融入生命,血液脉动。

  至此,店已非店,若孩!

1 2

本文热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