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日志 > 情感日志 > 这个‘声音’,那么熟悉

这个‘声音’,那么熟悉

来源: 灯下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10-19 05:29:58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国庆节前夕,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刻,这个凌晨,写下内心真实的角落;

这个时刻,寝室依旧喧闹,依旧无数欢笑,而我却格格不入。

所以我无数次的反问自己,真的真实吗?

很多时候,我们都是那么的孤独寂寞;因为这,因为那;有的时候我都在想,这样的生活何时是一个尽?或者我本看不到尽头。

每日悠闲欢笑的日子里却有填不满的无尽空虚,这群花无数的大学城里却没有一个属于我,只属于我的,另一半。当我们称它叫做‘另一半’的时候,我想在我们的骨子里都是认真的,无比的认真的,只是打死不愿承认罢了,因为这样的说法很土很可笑,是吗?

每一天都有梦在现实中死掉,谁我竟成了那梦中人,我竟变得如此的多愁善感,谁相信?

这个夏天在我的记忆中轻快得如同没有忧伤青春电影,一幕一幕流光溢彩,不论我什么时候回过头去,看到的都是快乐,没有难过。至少我是这样希望的;也许是因为这个夏天过得太快了吧。我是这样对自己说的。

一个人站在一个角落看着天空由蓝色变成黑色,在这个城市的喧嚣中孤独地站立着。就像那些很矫情的诗人说的那样,我们是寄居在暗地中的病孩子,面孔幽蓝,眼神凌厉。我并不愤世嫉俗,不张扬恶劣,我只是沉默,突然的沉默。

我早已想不起自己曾经清澈干净的笑声,想不起第一次都到礼物红的样子,想不起那个虽然近视但是干净的眼神。

想不起我的十七岁,想不起那个你微笑的夏天。

每个人都有迷茫的时候,我一再的告诉自己我只是还没走出自己圈定的世界而已,一个人的生活开始了,或者从未改变,我开始习惯在午夜孤独地提写下青春的岁月,那个时刻,我听见自己的生命如同寂寞相咬相合的声音,咔嚓咔嚓的。

如同往年一般不变的节日,却怀着另一种情绪,我是一个随性的人,指突然的僵硬让我无从继续下笔,未来的一切另我有种畏惧,以至于此时此刻很想大声的哭出来,因为这是我压抑一年的难过,我一直希冀着那个美丽童话,却一次又一次的被现时无情的碾碎。我趴在冰冷的地板上,那双深陷的双眼里,那种无声的伤痛



俯视和仰视,依然是那人那影;

倒立在荡漾荡漾的面;

徐徐散开的涟漪;

一个来去路上的人。

(责任编辑:绝恋红尘)

入赘3年,窝囊给全家女性倒洗脚水,亮出身份后,娇妻忍不住每晚要...

本文热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