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章 > 生活随笔 > 私心的杂文随笔

私心的杂文随笔

来源: 灯下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8-12-04 15:51:28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妈妈接过电话以后总说当然在家啦 今天这通也如往常 不过末了补了一句睡觉记得锁好门 听的我浑身不安 回拨两个电话确认才听出 妈妈今晚仍然希望我早点回家 无论她在不在家

  我常常想妈妈会孤单吗 其实今晚本想对蝈蝈说出更关于这疑惑矫情的话

  妈妈很早就起床进行家务 之后就坐在餐桌看书 最近她在翻读桐华的回不去 做笔记是她的职业病 偶尔也会分享到朋友圈 配几张老照片 我醒来大多在中午 她会骂我几句然后不慌不忙的摆好饭菜 她做的饭一点都不好吃 之后她会看剧 看到明玉死去还哭了鼻子 乏了 就在沙发睡下 我看她睡熟 便会出门寻乐子 凌晨蹑手蹑脚回家

  妈妈微信问我会不会孤独 我说当然不 半晌她回我'在家里孤独就离开家 在外面孤独就记得回家 我不希望你孤独'

  我对蝈蝈说 如果我的妈妈像阿姨一样多一些交际多一些欢聚 即便醉酒晚归可那看起来也是快乐的 蝈蝈所说大抵和年龄 时间 选择相关

  蝈蝈拿起火锅底料时我便晃神了 每年他出发韩国以前 都是我陪他一起买补给 罢了 不提了

  蝈蝈和丝丝每每提及未来 想到的是变更好 而我小心重重 想到的是知足 当我把还有两年半载安稳日子说出口 满心期待的是蝈蝈丝丝充满理性的回应 我太过于贪心 想把眼下的度日方式名正言顺的摆在生活中央 像五年前那样 不用考虑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前天蜡烛熄灭之前我许的愿望是 希望我的好友 无论什么年龄 什么时间 什么选择 我在不在 都能过得好 不孤单

  '快乐时候不用记得我 难过时候务必联络我'

  我的背僵硬了一整天 火罐以后洗了澡吹了冷风 两个禁忌我做了个遍。

1 234

本文热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