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散文 > 经典散文 > 韩朗的书店散文

韩朗的书店散文

来源: 灯下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02-10 22:11:38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1.青春的尾巴

  “我想在回一次梧桐树下,那暖暖的风,和单纯的我们”

  韩朗的书店搬到了学校附近,有了新的环境,简单的摆设,二楼他做了一个免费开放的咖啡屋,在城里小有名气的他让这样的休闲吧非常热闹。

  我没去过的地方是哪?有一天韩朗问我。

  大概是北方,又或者西北。你想去哪?

  我想去那颗梧桐树下,我想去那年夏天,我想校园门口老李头卖的冰棍,看他还在不在。

  再次站在学校前的二人早已不是少年模样,就像这座城,他从矮矮平屋到处处高楼大厦。有时也会认不识路,找不到那家三块钱一份的鸭血粉丝汤。

  走在熟悉的校园内,我唯一记得是那颗梧桐树,它在操场边缘躲在它身下是一代又一代叫做青春的人。韩朗飞步走向梧桐树,大概百米有余停下了脚步,我问他为何不前进了,他摇了摇头说哪里已经不属于他了。他对我笑着

  “即使我现在梧桐树下,那时的伙伴在那?那时我们追逐的女孩在那?你看那汽水瓶它在梧桐树下。但早已不是了,他还叫雪碧。它还是那个我喝过的吗?”

  我不知如何作答,青春每个人都有,说是千变万化,却又大同相近,他捡起操场边的篮球,投了个篮。没进。

  下午于韩朗在店里闲聊……

  你为什么非要去那颗梧桐树下

  韩朗的忧郁与生俱来连回答也是忧郁的

  “我想去看看那颗梧桐树,那年穿着白色短袖的我们和一份奋不顾身的爱情,吹着暖暖得风,好像那时的我们,明天就能拥有整个世界,娶她回家,那种单纯善良的想法。”

  寄语:三十而立前每个人都在想着抓住所谓青春的尾巴,有的放肆追逐,有的随波逐流,有的无所畏惧,有的畏畏缩缩,大势所趋,每个人也都将步入长大,无论尾巴是甩了你一耳光还是将你轻轻推走。你终会带着一脸无邪天真,走向成熟。

  2.阁楼下的风铃

  “我喜欢看着风吹动风铃,发出滴滴的响声,让我觉得风的声音是最爱你的温柔”

  韩朗很喜欢阁楼,甚至于这两层的书店也能被他折腾出一个天窗阁楼来。时常找不见他,来到这里他或许在慵懒的睡着午觉,天窗下有个风铃,风轻轻吹过,发出滴滴响声,而他微笑着像个玩累的孩子沉沉睡去。

  “你为什么不去换个大一点的房间睡觉”

  “我喜欢阁楼,他很小只能放下很少的东西,而我有张床就够了,累了小休一会,静静听着风说的故事。”

  一瞬间我发现,在韩朗心中阁楼才是他的世界,他在世界外头看着这浮躁的世界,从不说一句,只是默默聆听风带来远方的故事。

  南城最不缺的就是河流小桥,十步桥是韩朗经常去的地方,他偶尔会独自一人站在十步桥上很久很久,傍晚再带走一握沙,任由它从指缝洒落,往回走着。时常也是还未到沙逃跑的无影无踪。

  将残留指尖的沙一粒一粒摆放在天窗的边缘,他说,我要这留下的沙跟着风一起流浪。在外面的人会知道这是南城的沙土,他们有着独特的气息指引那些找不到家的孩子回来。

  “我不喜欢风铃如此安静,好像这城市安静了,可我用手指拨动着它的时候,它始终默不作声。”

  那日,那时,那个午后。阳光洒的刚刚好在床头。

  一杯咖啡,一个慵懒的姿势,一个天窗。给了一份安宁。

  嗨,你听见了吗?是风铃的滴滴声,它在诉说着风和外面的故事!

  寄语:你会不会有这样的时候,想一个人逃出这个地方,无论去哪都好,无论是谁都行,在一条路上,一个背包,一个跟你聊不完的人。

  你会不会有这样的时候,满腔热血为自己计划了行动,却迟迟没有去流浪。听听风铃的声音吧。它再告诉你

  听听风铃的声音吧,它在等着你和他去远方看四季变换的我们。

1 2

本文热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