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散文 > 经典散文 > 男人的山,女人的云海的散文

男人的山,女人的云海的散文

来源: 灯下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04-12 13:03:10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2017年1月1日,我们和他相遇在云南省昭通市鲁甸县乐红乡。

  他是山——乐红的猫猫山。

  2016年12月31日,我们从鲁甸龙头山出发,过翠屏行走二十一公里,到达乐红。

  群主山野是集策划、指挥、诗人、哲学家、浪漫者、旅行家为一体的超人。

  精心选择2017年元旦徒步的线路在乐红。(乐红在清代时叫落红,土改时改为“乐红”)寓意是2017年我们每个人快快乐乐,生活红红火火。

  深冬的田野里,最吸引人的莫过于柿子,在一片灰不溜溜的枯黄里点亮自己的红灯笼,温暖这个季节,也温暖路过它身旁的我们。

  走在公路上,远远的,我们一抬头就可仰视到他了:挺立、高耸、伟岸、坚毅、海拔3070米。

  第二天,即2017年1月1日,整装待发的我们,还未饱食早餐,一大片云海就静静地躺在乐红坡下了。一抹霞光把卧在半山坡上的乐红照亮。

  过毛家山,爬猫猫山,寻朱提江源,他看上去沧桑,憔悴,清瘦,独揽风月,如被人遗忘的处子。

  凉风台,小草坝,大山包……在特定的季节里,人们趋之若鹜——大家再熟悉不过了。

  而他静立在乐红不知多少年了,偶有赶场的山民通过这条山路到乐红,间或放牧的牧马人把马儿赶到这里……

  远处,淡蓝色山岚轻笼大山,浑厚中透着渺远;近处红男绿女的我们如一群分工明确的蚂蚁,爬行在大山深处的绝壁上,呼吸急促,脚步缓慢。

  猫猫山上,由于海拔高,少有植物,以砂砾,岩石构成,一些松动的滑石堆里,要踩好,下面是高高的陡壁。山风也大极了,有些冷,吹在身上。幸亏天气好,要不,这山上好多地方是凌着的。

  高海拔,立体气候考验着那些敢于攀爬到他肩膀上的人。天气厚爱我们,让我们从昨天的远观到今天走进沟壑纵横,雄奇峻拔的猫猫山……

  他是山,险峻,峭陡的山,他希望像凉风台一样,到木耳花开放的季节,众多车辆排队驱车前往;他也渴望像小草坝身居在林场中,有人专门守护;他也羡慕大山包,他像昭通的一张名片,打的就是脸熟……

  他就是他,阳光灿烂时,三三两两的登山者就会爬上山岗,与他一起共呼吸,抗拒着大北风;天气阴冷时,戴着白帽,穿着雪白花衣,与草们紧紧的摇曳在一起……

  他就是他,一个高踞山巅的独行者……

  当晚留宿水磨镇(铁厂),徒步28公里。(水磨镇位于鲁甸中部,古称朱提江源第一镇。朱提江是金沙江下游右岸一级支流,同时也是金沙江最后一条支流。)

  第三天从水磨镇出发,通过阿鲁伯梁子要走到迆那。

  还未爬到阿鲁伯梁子,我们在大梁子上不期而遇。意外的惊喜,让群友们兴奋不已,惊诧于她的壮丽与曼妙。

  她是云海。

  云海宛如舞纱弄雾的妙龄女子,灵动,空旷,活泼,挥动她变幻莫测的水袖,使云海忽儿如浩渺的湖泊,忽儿露出山的一角,或几棵树,几丛草……

  周围的山峦似岛屿,时隐时现,在云海的波涛之上,随风漂逸,意象万千……

  早晨的阳光,光影变化是最有层次的,各山头或暗或明,或高或低,云海静静地享受着太阳的装饰,塑造,打扮……

  昨天徒步猫猫山,震撼昭通市鲁甸县乐红乡的猫猫山是如此的奇险,奇观,壁立千仞,万丈沟壑,那是猫猫山钢铁侠的一面……

  第三天走在云海里,走在梦幻里,走在海市蜃楼里,走在仙境里,走在童话世界里,走在画廊里……那是她柔情的一面……

  眺望极远处的龙树,也被云海轻捂在云层下,房屋,农田……大地苍茫!

  2016至2017跨年之日,我们选择了一个欢乐,祥和的吉地——乐红,来开始我们崭新的一年。我们见证了27个群友如山样的坚韧、坚强、实在、刚毅、大度,不折不挠的意志和霸气;也就在27个群友云海般的温柔、婉约,“要方则方,要圆则圆”,缠绵舒卷,风情万种……

  山是我们骨子里的灵魂:深邃,桀骜;云海是我们外在的表现形式:开合自如,笑看风云。分别是理性的,感性的罢了,要不,我们怎样行走远方?

1 23

本文热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