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散文 > 经典散文 > 关于远去的信札散文

关于远去的信札散文

来源: 灯下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05-14 09:08:07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一

  静美:

  你好!

  一信寄出,从那金秋时节,转瞬即是白雪覆盖的隆冬了。

  你喜欢雪吗?你们那里山峰连绵,银装素裹,该是另一番景象吧。

  今天清早,当人们还沉醉在梦乡的时候,第一个早起的人呼喊着、报告着一场大雪的降临。我们都起床了。我在扫雪。虽然刺骨的寒风卷着雪花儿扑打着我的脸面,灌入我的颈项,但我的火热的心却感到了异常的炽烈和狂欢。

  这是怎样一个圣洁的世界呀!人们一下子那样年轻,那样纯朴,那样天真无邪。大地显得那样洁净,那样透亮,那样引人入胜。仿佛一切都变了个样。再也不见那肮脏和丑恶,苦难和不幸。也许,这该是人们的理想世界吧。

  好了,让我们回到现实吧。

  不知你近况怎样。只是在人生的河流里,我又经历了一次洪峰。以后有机会我会详细告诉你的。

  春节临近了。在此,表示我对你们全家的衷心地祝福。

  写于降雪

  二

  静美:

  你好!

  我现在坐在一个朋友家里给你写信。这时正好是中午三点整。

  我几乎是风尘仆仆,甚至可以说是一路坎坷地在钱场经历两天之后,才回到了天门城关。刚给你买了一盆菊花。我的朋友在钉制包装盒,我就铺开了这张白笺。

  昨天中午12点半从你那里到雁门口街头,直到2点半才荣幸地搭上了拉碎石的拖拉机到了钱场。要不然,连钱场也难以到达了。然而,钱场开往天门的过路客车,甚至加班的蓬车也早已无影无踪了。于是,我象一个流浪儿,徘徊在你们钱场的十字街头。焦虑、烦躁之情油然而生。在你那里领略的愉快欣喜几乎消殆而尽了。直到天黑,已经是无可奈何后,我不得已在钱场供销旅社包了一间双人床借以留宿。

  今天清早7点钟起床去赶车。但过往的班车一溜烟便横贯汉宜公路直奔天门。我们只能泄气的、不知所措地昂首翘望北来的红色客车。然而也是冷酷地一直南下。幸好来了几位蒋场同乡,使我这在旅途中的孤行者信心倍增。我提议一同步行到石河,然后乘天门开往石河的县内班车赶回天门。大家在我的鼓舞下欣然同意。直走了一小时,同伴们好言拦阻了一辆开往天门的手扶拖拉机。几位同甘共苦的旅伴一路欣喜地凯旋而归了。

  你看,雁门之行是怎样令人难忘。我的日记和我的记忆会将它永存的。

  然而,雁门之行是令人欣喜的。那种愉快的会晤将覆盖在钱场之行的艰辛上;雁门之行也是美好的,他将带着异样的甜美和芬芳载人我人生的史册。

  因此,为了纪念这次愉快的、甜美而又芬芳的会晤,请你接受这份春节礼物。同时,致以生日献礼。

  我希望你不要用五元纸币来赎还于我,因为他的价值连城;我希望你见到这盆纯洁清秀的菊花,时时想到和相信:生活是甜美的,也是公正的。

  谨此致以新春的祝福!

1 23

本文热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