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章 > 生活随笔 > 爷爷,我又想你了随笔

爷爷,我又想你了随笔

来源: 灯下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05-15 09:23:14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看着宽阔的柏油马路,路上的汽车疾驰而过,车后尘土飞扬,听着路上车水马龙的喧嚣,街头小贩的吆喝,一段美好的往事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那时,我和爷爷奶奶居住在南京乡村的一栋老房子里。这村子是我们南京名声显赫的老村子。村子里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那么富有生机。门口一块一块的青石板,拼成一條通向远方的小路。这里的每一个事物,每一棵树、每一朵花都承载着我的幸福回忆。

  我每一天中的生活都“千篇一律”,却一点也不单调。

  清晨,东方刚刚露出了晨曦,勤劳的人们开始了一天的忙碌。一大早,小贩的吆喝声不绝于耳,“过来看一看,瞧一瞧,闻一闻,尝一尝,保证你神清气爽……”。由于我家住在水井旁,每天来这打水的人络绎不绝,一来二去便都熟了。爷爷奶奶常常在这时出去,奶奶和隔壁李奶奶拉家常,而爷爷总和另外一群爷爷出去散步、下棋……突然,悠扬婉转的笛声传来,那是货郎特有的短笛的声音,幼时的我赶忙攥起两元钱,跑出去,追上货郎,甜甜地笑着说:“货郎爷爷,有什么好玩的吗?”那货郎放下担子,一手将我抱起,笑问:“你要哪个?”我贪婪的小眼睛在货郎的担子上不停地搜索着自己中意的玩意儿,“嗯,这个拨浪鼓吧。”“好,一元。”我连忙将两元递上去,手中摇着拨浪鼓,跑向小伙伴们,炫耀去了。等我在长大些,村子里笛声远了,货郎爷爷的身影渐渐模糊了,这是我那段幸福时光的唯一遗憾。

  中午的乡村有一种宁静的美。中午,每家每户都炊烟袅袅,都有不同的味道,我抚摸着长满青苔的墙壁,有一种“诗和远方”的冲动,可蕴藏在肚子里的字词就是吐不出来。

  晚上,尤其是夏天的晚上,是记忆中最清晰的。一阵阵凉爽的风拂过我的脸颊,一只只萤火虫萦绕在我身边。每逢这时,街坊邻居便会聚集到我家的大院子里,笑着让奶奶来一首曲子。奶奶推脱不掉,只好唱歌。她的嗓子很清脆,她的歌声如村子边的青山委婉连绵,又如“咕嘟咕嘟”往外冒的泉水,自然流淌,朴实无华,让人陶醉其中,她的歌声伴随着清凉的风飘向远方。

  时光流逝了,六年前爷爷突然去世了,这对奶奶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在爷爷的葬礼上,奶奶哭得像个泪人。在爷爷安葬之后,奶奶也以泪洗面,整天像魂不附体一样……于是,我明白了,我在奶奶家的无忧无虑的“野孩子”式的生活结束了。

  我开始来到苏州,和爸爸、妈妈生活在一起了。爸爸长得太像爷爷了,在爷爷去世后好长一段时间里爸爸、妈妈都不敢回老家,就是怕奶奶“睹人思人”,触景生情,再次伤心。去年,是我第一次在爷爷去世之后回老家。在抚摸老房子的那一刻,我的手像触电般的痉挛了一下,时间仿佛凝固了,我的头脑里又闪过爷爷笑着的样子,闪过以前的生活。此刻,我再也忍不住噙在眼中的泪水,哭出了声,像长江的河水一样,奔涌不息。

  爷爷,我又想你了……

1 2

本文热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