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章 > 生活随笔 > 神秘的磨刀沟随笔

神秘的磨刀沟随笔

来源: 灯下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06-12 09:09:09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我的老家在永善县城往南十余公里的地方。我家附近有一道深深的山谷,叫磨刀沟。原来山谷里有一块巨大的石头,形状像磨刀石,传说当年诸葛亮征服南方时曾经在那块石头上磨过刀,磨刀沟就因此而得名了。

  磨刀沟像一只葫芦。磨刀沟水流出沟口就和下面的小河交汇了。沟口处很窄,那儿有一条小路,十多年以前都还是去双屯村的必经之路。由于近处没有人家,如果同行的人少,即使白天经过那里都让人感觉阴森森的。要是在晚上,敢于只身路过的人就更少。当年我的父亲背生意供我读书,就经常需要晚上从那里经过。他是敢于晚上单身一人经过那里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之一。小路边上有一股清泉,泉水常年波光粼粼,清澈诱人。泉边儿上有几个自然形成的石墩,经过的人们往往要在那儿歇歇气,喝凉水。磨刀沟里面山高,路陡,十分险峻,两边山崖上经常有坠石滚落,附近一公里内都没有人家,大人一般是禁止小孩子随便进到里面去的。可磨刀沟的美丽、神秘,对于还很年少的我们来说却是无法抵挡的诱惑。那时我们常常偷偷背着大人跟着比我们大一些的孩子到里面去砍柴和割草。

  进沟的道路一共有三条,一条从沟底,两条从半山腰。半山腰的两条分别叫二环,头环,都是极为难走的羊肠小道。顺着小路往里走,沟里倒是越走越宽一些了。两边都是陡峭的悬崖。不管从哪条道,路边都有在沟外难得一见的奇花异草,景色宜人。往里走四十分钟左右,就到了飚水岩,那是磨刀沟最令人神往的地方。从磨刀沟底向上望去,两面是雄奇而陡峭的山峰,山上长满巨大的枯藤老树。在两座山峰之间,一道飞瀑倾泻而出,直下三百余米,在瀑布跌落的地方形成一个大大的水池。池边常年凉风习习,水雾氤氲,飞珠溅玉。人站在池边,偶尔会有冰凉的水珠儿溅到手上和脚上,凉凉的。天气晴朗时,经常会有彩虹在水池附近出现。听大人们说,那是成器了的蟾蜍在哈气,一旦沾上,是会满身变成花白色的。可在我们看来,则是那么美丽和有趣。清清的溪水在沟里欢快的流淌着,沟的两面树木丛生,百草丰茂,不时有各种各样的鸟儿鸣叫着飞出飞进。那时候里面有岩羊,獐子。听父辈讲,早些时候那里还曾经是野猪老熊等野生动物的乐园。沟边儿上的猪草和牛草很多,也是最好的。有牛爱吃的马耳朵和山草,有猪爱吃的麻麻叶,牛舌片,黄口藤,石灰草,马蹄叶,鸡蛋青,肥猪苗,折耳根,拐脚兰,豆渣苗,还有一种猪草叫蜘蛛香,毛茸茸的,呈淡灰色,那是我在磨刀沟以外的地方没有发现过的。那些草大都带着一点水珠儿,嫩嫩的,绿绿的。打完猪草或者割完牛草,几个小伙伴就开始玩儿。或者躺在沟边的石头上,一边听大一些的伙伴讲神怪故事,一边望着那些在高远的天空巡游的鸟儿,猜想着它们在那么高的地方究竟看到了些什么?它们筑在山崖上的巢会是哪种样子?它们的巢附近是不是有巨大的蟒蛇?还有那些会制造彩虹的成器了的神秘的蟾蜍,它们也许就在我们附近的某块石板下或者岩洞里。或者在那些光滑的石板上面就地取材,用石子画了棋盘,再用石子做棋子,下转角棋或五子棋,跳进沟里嬉戏,或者在小伙伴正在洗脚的下游喝水,也许并不口渴,就为体会那种凉飕飕的清甜的感觉。那种滋味至今难忘!那种时候脚上的布鞋或者草鞋都是湿漉漉的。虽然明知道私自冒险进了磨刀沟会引起父母的责备,但想到很好的完成了任务,背着满背兜鲜嫩的草回去,还有可能得到父母的夸奖,那种时候,心里满是冒险成功后的得意和快乐!

  磨刀沟水向北流出一公里外,就到了我的老家。磨刀沟不但为老家的人们提供了燃料以及猪牛等家畜的饲料,清澈甘甜的溪水更是三个生产队的一千余老少生产生活用水的重要来源。

  也许是对于老家群众太过重要的缘故吧,围绕着这条不足一公里长的磨刀沟,在我的老家就流传着许多神奇的传说。

  磨刀沟水来源于飚水岩往上一公里处的人迹罕至的山崖,那是一个处于半山腰的岩洞,岩洞原来很大,不知道有多深。据说解放前有一个姓冷的人约同其他两名小伙伴,在一个寒冷日子准备了足够的火把顺着岩洞进去。开始那段路很黑,越往里走光线越亮,而且气温越来越暖和,不知走了了多久,就来到一条阴河边上。阴河两岸有青青的杨柳,河水平静,清澈见底。有些鱼儿在里面自由自在的游。三个年轻人惊奇万分,乐而忘返。不知玩了多久,害怕迷路,才起了要出洞回家的念头。其中一人随手折了一枝杨柳,并摘了三片树叶放在裤兜里,平静而清澈的阴河马上不安静起来,很快就已经波涛汹涌,三人十分害怕,撒腿就跑,可是河水依然不停的往上涨。因为受到惊吓,折柳枝那人把手中的柳枝扔了,河水才又渐渐的安静下来。逃出洞口的三名年轻人惊魂未定,却惊奇的发现三片树叶已经变成了金叶子!姓冷那个人一直到八几年才去世,那时他已经八九十岁的老者了。他的老家在二环那条小路边,那儿陡峭而且荒凉,至今仍然被当地人叫做冷家屋基。文化大革命期间,上面安排几个年轻人,要他们去把那条传说中的阴河水用炸药炸出来,结果岩洞被炸塌了,水炸漏了,磨刀沟水也变得更加小了。

  据传,从前有一个双屯的人独自赶场回家,经过磨刀沟处歇息喝水。突然间异香扑鼻,一抬头发现身边出现一个美丽无比的女子,身穿白色衬衫和藏青色的裤子,扎两根黑而且长的辫子,皮肤又白又嫩。那人当时就被女子的美丽惊呆了。倏忽间那个女子轻轻一飞,就到了泉眼上边的崖壁,迎风而立,衣袂飘飘,仪态万方,一会儿又不见了踪影。那个赶场的人当然没能像曹植遇到洛神那样写出脍炙人口的词赋来,当时只是傻傻的站着,发了好久的呆,才大着胆子去到那个姑娘站过的崖壁下面,看到崖缝中长出一根巨大的地瓜藤。后来大家分析说那就是地瓜成仙了。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大约是在八几年。当时我追问那根巨大的地瓜根和仙女的下落,讲故事的告诉说,由于多年来太多的牛羊在里面毫无节制的放牧,连草都被整光了,稍大些的地瓜根都被砍绝迹了,现在虽然已经好转了,但是毕竟还没有恢复到那些年的状态,美丽的仙女是那么轻易就出现的吗?

  在我们都还很小的时候,老家那里的三个生产队还是一个队,分为三个片,队长姓周,好多人都叫他周老表。有时很长时间都不下雨,庄稼都难以存活了,周老表就召集全队的社员,去清理磨刀沟。依据前人总结下来的经验,久了不下雨,清理一下磨刀沟天就会下雨。非常的灵验,清理后好像都是不出三天就会有雨,不过有时就是随随便便的下几颗而已。记忆已经不太清晰了,当时就不会对清理过沟以后会下雨这件事产生任何的怀疑。现在想来,那该是家乡人渴望雨的表达,以及对滋养全队生灵的磨刀沟的敬畏和感激吧。

  大概是懒的原因吧,虽然近在咫尺,已经三十多年没有进磨刀沟去了。偶尔从沟外经过,能感觉这些年沟里面在发生变化。一个童年时曾经一起偷偷跑进沟去的小伙伴告诉我,他在磨刀沟里面种的柳杉都已经成林了。

  真想念那些光滑的石板,漂亮的瀑布,还有那些我从未见到过的神奇的蟾蜍。多么希望它们都还保持着我儿时那种自然、神秘而美丽模样。磨刀沟啊,我的儿时的乐园!我现在依然在魂里梦里神往着的地方!

1 234

本文热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