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章 > 生活随笔 > 背负太阳款款而行随笔

背负太阳款款而行随笔

来源: 灯下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06-12 09:09:09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一

  在海拔两千多米的茂林集镇,有四个人,他们的穿着一点也不时髦,而且还有点褴褛,偶尔从我身边路过,甚至还会有一种特殊的味道。但他们的“生意”一年四季都红红火火,每天都有好几车的收获,除了我们乡下人说的“赶场天”之外。也许,是因为“赶场天”会因为他们的存在而造成交通拥堵吧!

  在茂林,还有一辆车,它不是奔驰,也不是宝马,就是普普通通的又破又旧的小货车,还被安装上一个小喇叭,每天播放着“十七岁不哭”的青涩歌声,让人听了有一种想飞的冲动。

  可想飞的日子,总是有风有雨。但不管风雨有多残忍,烈日有多毒辣,这美妙的歌声,每天都会在茂林街上飘荡四、五个小时,我似乎从来都没听厌过这首歌。相反,茂林小镇上家家户户只要听到这动听的歌声,都飞奔到路边恭候着,手里还提着大袋小袋的东西。

  呵呵!等不及了吧!到底是什么人的“生意”竟会如此红火?是什么车让人如此着迷?

  原来,那四个人就是茂林街上的环卫工人,那辆车就是他们每天都跟随的垃圾车!

  我从来都没有好好的想过,如果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要么顶着烈日,要么迎着风雨,要么冒着严寒,每天站在垃圾车上,接着人们送来的大包小包,大桶小桶,大箱小箱的东西。那些东西是脏的、乱的、馊的、酸的、臭的……种类繁多,五花八门,样样俱全。我会不会觉得我的人生太单调无味?我会不会觉得我每天吃下的东西会在我的胃里不安分的翻滚?我会不会觉得我所从事的职业是天底下最不光辉的职业?

  随着日历一页页翻过,由于放垃圾时经常跟他们见面,我跟他们也慢慢的熟了起来,见面时也不免打声招呼,也会用“你们的生意太好了”来当作问候语,他们很少会正面回答我对他们的问候,很多时候都会用微笑来做肯定的回应。

  有一次,我问那个女人:“您天天都围着垃圾转,受得了么?”也许这句话对陌生人来说,有点鄙视意味,可对于我们,字里行间透露的是一种对劳动的敬仰。她肯定的回答:“习惯了!这是我每天的工作,就像你们教书一样。”此刻,她的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我又问:“工资高不高?”她说:“1000多,反正比养猪划算多了?”我注意到她脸上的笑容并没有减少,相反,我从她脸上读到的是更多的满足。

  二

  茂林有一条小河,听说十多年前,老百姓可以在河里洗菜。

  可现在,总是会有人往河里丟垃圾,河水看起来不再清澈。现在,就是让我去洗拖把我都有点不乐意,更别说洗菜了!然而,他们四个人却每月都会去打捞一次。茂林的冬天,温度基本都在零度以下,不管天气多么寒冷,他们都穿着水鞋,在小河里深一脚浅一脚,用那一双双一年四季与垃圾打交道的手,打捞着似乎永远也打捞不完的垃圾。然后分类处理,把可以回收利用的捡去卖到废品收购点,把可以焚烧的全烧了,把烧不了的全埋了。烧垃圾时冒出的黑烟和难闻的味道,对人体绝对是百害而无一益的,甚至有时他们被黑烟熏得鼻涕眼泪直流,却还是坚守在他们的工作岗位上。我们可以盼着大大小小的假期,可以踏踏实实睡个懒觉,可他们也许对“假期”一词永远都是奢望。大年初一,我们就听到“十七岁不哭”的歌声!当大家都沉浸在团圆的幸福中时,他们却在陪伴着垃圾,辛勤劳作!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一点都不假啊!后来,我跟那个女人成了好朋友,她会说我一点都不像一个老师。我纳闷,我的穿着?我的体形?我有点偏胖,但也还算勉强协调。我站上讲台时的模样,她也没看到过嘛!后来她解释道:“那些有工作的人,看到我们这工作,一般看都不耐烦看一眼,更别说说句心里话了,可你不同。”哎!早说嘛!原来是在夸赞我。

  到了我们无话不说时,她悄悄的告诉我。他们也有一些灰色收入,虽然工资不高,可在收垃圾的过程中,可以捡一些饮料瓶、烂纸箱、烂铁巴等,也可以卖一些钱。还有别人不要的一些烂家具,有的还可以用,有的可以当柴烧……那种收获之后的满足感,也许我们根本无法体会。

  就这样,他们每天都在垃圾堆里打转,手摸的是垃圾,鼻子闻的是垃圾的味道,可他们却依然执着。每天无怨无悔的为我们生活和工作的环境默默的奉献着。

  就是因为有了他们,现在的茂林集镇变得越来越漂亮,而我能够做的就是用文字把他们的默默奉献表达敬意,教育我的学生们爱护我们的美丽家园。

  感谢他们!是他们用那一双双勤劳的手,为我们茂林描绘出一幅美丽的风景画!画中有青山、绿水、蓝天、白云,有勤劳朴实的人民,还有一双双长满老茧的手。

本文热度: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