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散文 > 经典散文 > 堵车生活散文

堵车生活散文

来源: 灯下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07-07 11:05:58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出了城区,摩托车风驰电掣般疾驶起来。

  脚下是一条宽敞的沥青路,直通50里外的青木镇。虽然才6点,但天已擦黑,又下起夹着雪花的小雨,路面湿滑,估计半小时后才能到达青木镇。出镇再跑20分钟的乡间公路,然后沿简易土公路上山,如在晴朗的白天行走,不到一小时就能到家。可现在天已入夜,雨中的土公路不好走,恐怕到家就得8点了,正好赶上家中的年夜饭。一想到年夜饭的热腾和温馨,金大福心中一热,疲惫的身体如充了电般。

  青木镇到了,随行的摩托车四散开去,与金大福继续赶路的还有5辆。

  出镇不远拐进一条岔道,路宽仅容一车。金大福走在前面,开大车灯,在越来越密集的雨中一边观察路面一边小心驾驶。

  蓦地,公路中站出一个男子,打手势要摩托车停下。灯光中,男子身后的公路上停着几辆黑色小车,把不宽的路面完全占满,车旁的空余地方只够一人行走,几辆摩托车载着大包小包的年货,要想从那狭窄的通道经过,几乎不可能。

  一行人停下摩托,金大福客气地对男子说:“请你们把车子挪一下,我们急着回家呢。”

  男子把几个农民工打量一遍,面无表情地说:“你们暂时等一下。”

  金大福以为男子要为他们让道,谁知等了十几分钟都没动静。金大福不耐烦了:“你让我们过去噻,你们凭啥子把路拿来堵了嘛!”

  “喊你们等到就等到,哪来这么多废话!”男子的声音与表情一样寒冷。

  “你们是啥子人啰,凭哪样不准我们过去耶?”几人气愤地从摩托车上下来,走向男子,“你们到底要做啥子,拦着路还不让过了呀?”

  男子后退一步,从身上摸出对讲机,急促地说:“有情况!”

  路边有一幢二层楼房,是去年才建起的镇养老院,十几扇窗户都亮着灯光,楼外游荡着几个黑影,听到男子叫唤,几个黑影向这边快步走来。

  黑影与召唤他们的男子像一个模子印出来似的,身材魁梧,平头,西装,冷峻。他们齐刷刷往前一站,几个农民工顿时感到一股逼人压力,不由后退几步,有点不知所措。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几人首先松弛下来,躲到一棵树下抽烟,跺脚,等待。

  又驶来几辆摩托,也是从外地回来过年的农民工,一样被堵在这里回不了家。

  终于,楼里出来一行人,黑影男子散去,一人钻进一辆小车,等楼里出来的人分别上到车上,这才顺着公路一溜烟地开走了。

  “快走,屋头人等急了!”数辆摩托同时发动,发出一阵愤怒的轰鸣。

  雨渐停,气温骤降。一路走,同伴一路道别,最后只剩下路程最远的金大福。

  手机响了,金大福掏出手机欲接家人的电话,手冻僵了,手机掉在地上摔坏了。

  路面开始结冰,金大福不得不减慢车速,在严寒中缓慢前行。

  9点后终于到家,家人聚在门口翘首期待,母亲如释重负:“孩子,你终于回来了!”

  “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见到家人的温暖,减轻了金大福心中的郁气。

  第二天,本地电视台播出一条新闻:除夕夜,县领导冒着严寒去青木镇养老院看望孤寡老人,为他们送去新年祝福和问候,并与老人一起吃了一顿充满爱心的年夜饭。

1 23

本文热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