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散文 > 经典散文 > 酸橄榄甜橄榄生活散文

酸橄榄甜橄榄生活散文

来源: 灯下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07-07 11:05:58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外出郊游时,山沟里的一株植物吸引了我的光,深绿色,齿状的叶子,生长在灌木从中。尽管它是那样普通,但我一眼就认出了它,就象认出一个久违了的老朋友,我对朋友们说,瞧,橄榄树,我可熟悉了。

童年记忆里有它的身影

那个年代没有游乐场,我们小孩子就在家做些游戏,女孩子跳橡皮筋,男孩子玩玻璃弹珠,但是也有这样的时候,我们什么也不想玩了,坐在台阶上聊天。一个皮肤白皙的小哥哥说:“走,我们去花果山吧,那里有好多果。”小伙伴们听了瞪大眼睛说:“真的吗?别吹啊。”小哥哥认真地点:“真的真的,我妈妈带我去过,里面的水果多得很,想吃什么自己摘。”说着起身就走。“走吧,去花果山吃水果。”“走罗!”小伙伴们一个一个跟着他去了。

我们一说说笑笑,去寻找心目中的花果山。小哥哥说:“花果山里什么颜色的水果都有。”我们美滋滋地想着菠萝的味道、子的味道、桔子的味道。走过一段崎岖的山路,上了一段长长的山坡,又拐过一段弯弯的小路,大约一小时后我们来到一个地方,那里长着一棵棵树,有高的有矮的,有壮实的也有瘦长的。

小哥哥高兴地说:“就是这里,这就是花果山。”可是,我们没有见到一个果实。桔子呢,菠萝呢,香蕉呢,我们想从树叶间找到一个,哪怕是青青的一个也好啊,可什么也没有。小哥哥也愣了:“就是这里呀,就是这里呀,那天我还吃了好多呢。”十来岁的彩霞姐姐指着地上长出的一种植物说:“这个是菠萝的叶子,我跟妈妈买菠萝时见过,这是个果园呢。你妈妈带你来这里吃水果,她一定和这家人是朋友。”小哥哥说:“是呀,那天这里有个老爷爷。现在老爷爷也不见了。”彩霞姐姐说:“我们不能随便进入别人家的果园,被逮到就糟了。快走吧。”“快走快走——”大家急忙出来,叹着气,带着失望返回原路。

一路上小伙伴们谁也不想讲话。忽然,一个小伙伴指着路边的一棵树说:“看,那里有小果子。”我们走近一看说:“嗨,那是橄榄。”那小果子我吃过,又酸又涩,当时我尝过一口就吐丢了。彩霞姐姐却惊喜说:“哦,橄榄?醮着盐巴辣子很好吃呢。”说着她就走过去摘橄榄,几个小伙伴也也跟着去摘,个子小的,就跳起来去摘,还够不着,急得直叫。彩霞姐姐搬来了石块,有的男孩终于站上去伸摘到了橄榄,可高兴了。我使劲跳起来,也摘到了橄榄。我拿起橄榄咬一口,酸酸的滋味令我又咧又皱眉,彩霞姐姐在一旁看了笑了,说:“回去喝口水就甜啦。”

我们的兜里塞满了橄榄,又有说有笑地回家了。去花果山不快的心情已被冲淡了。青青的橄榄给我们带来了收获的满足感。

回到家里,我拿出橄榄,倒了杯水,心想:“真的象彩霞姐姐说的那样神奇,喝口水就变甜吗?”我试着轻轻咬了一小口,酸味立即弥漫在舌尖,我又迅速喝了口水,咦,奇怪了,一下子就感觉到甜味了,喉咙里也凉凉的好舒服呀。彩霞姐姐没有哄我,她说的是真的呢,一杯水象变魔术一样把酸橄榄变成了甜橄榄。我开心地又咬了几口橄榄。

以后,我就与橄榄下了不解之缘。我和小伙伴们会约着去山上摘橄榄。那个年代乡下人不知道摘橄榄去集市卖,橄榄树在山上随处可见,果实结满了树枝。我们象小鹿欢快的在山上奔。每次摘橄榄都给我们甜甜的喜悦,尽管那小果子又酸又涩。我们就学着彩霞姐姐把橄榄蘸着盐巴辣椒面吃,吃得有滋有味。那是多好的一种零食啊,不用花一分,就可以给我们解谗。现在,我也会去街上买来橄榄,切出果,晒干了,舀一勺泡水喝,苦中回味着甘甜,清凉、去火。

有时候我想,如果我们当初在花果山吃到各种美味的水果,我可能就对生长在山沟里的橄榄视而不见,我就不能邂逅橄榄这种低调而内涵丰富的果实,我的童年就没有上山摘橄榄这段美好的记忆。人生不怕错过美好的风景,因为,还会有更好的遇见。

入赘3年,窝囊给全家女性倒洗脚水,亮出身份后,娇妻忍不住每晚要...

本文热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