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散文 > 经典散文 > 七月,绽放一朵纯色的心念散文

七月,绽放一朵纯色的心念散文

来源: 灯下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0-05-09 03:31:52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进了七月,树上没有鸣,温度忽升忽降,风刮起来有秋天的味道,闭上眼睛倾听、又似北风呼啸的感觉;雨比往年勤奋许多,雷打得更是惊心动魄。这个令人迷茫的夏季,心底却意外生出曼妙的心绪。

  连续的雷雨天气,空气里都散发着潮湿,在雷雨停歇间离开房间,难得有心情走到户外呼吸,每天习惯活在电脑前,竟然淡忘欣赏自然风光:院中一棵树被风刮落果实,一地金黄的杏子甚是好看。走过去拣起一枚杏子,扒掉外皮放在里,一股烂熟地好吃顿时溢满腔。不知为何眼眸中噙满液体,大概许久没有享受这休闲的惬意。

  抬看看天空依然很蓝,尤其在雨后被刷得干干净净,没有一丝杂质。太阳的光线也柔和,并不刺眼。细想有二十几年只顾低头忙生活忘记抬头看天空那片纯色,并混合着太阳的暧昧。原以为她早被岁月淹没,和青春一样无法追寻的老去。不想,她还是那么明艳地涂鸦在天空,宽容的接待一张张仰望过去的

  想起小时候,夏季就是灼热,没有刮秋风、只有下阵雨,偶尔打雷也很清脆。一般大的孩子前的小河里淌水玩,抓小、抓蝌蚪,那时河里还有蚂蟥、水蝎子,河水清澈见底,映出波纹荡漾的`小丫儿。一会儿有人喊:

  “蚂蟥过来了!”

  “水蝎子过来了!”

  孩子们像水中奔的鸵,伴随着惊呼和嬉笑声水花四溅,河里就起了一道翻着白色光芒的人墙,等都跑到岸上回过头观望一条小蚂蟥,或是小水蝎子,在水里大摇大摆地招摇而过,孩子们都平息静气地送它游远,再都回到河水中继续玩闹。

  有时女孩子们也安静的在河水里洗凉鞋,然后坐在烫人的沙滩上,用小木棍儿抠凉鞋底纹里镶嵌的沙石,比一比,谁的凉鞋更干净,或更漂亮童年的笑声每时都会飘上云端,就如今天雨后的天空一样,蔚蓝和谐。

  院子里另外一棵李子树也被风压低了枝叶,更吹乱了高低错落的顺序,生涩、饱满的李子却坚强地吸附在枝叶间,紧实的抱着团儿,好像庆幸它们躲过的一场浩劫。如今李花儿已经成果儿,不再是少女般的弱不经风,更像一群实、健硕的半大小子,在青葱岁月里迎接各种挑战挫折、锤炼青春的韧劲,再慢慢走向成熟季节

  正如这个七月,气温虽不稳定,同样拥有炽烈、焦灼。因一场雷雨把心绪送回到过去,那些已经渐行渐远的时光,幽幽的心念浮出脑海。

  追述到青春盎然时,长发及肩地端庄,明眸皓齿地整洁。那时代与齐飞,斜睨异性传递情。也是在这样的天空下谈理想、谈追求,更定下百年厮守的约定:白云作证、绿为媒,羞红了繁华如锦,任一只大挽起云髻,簪上一朵百合,从此有了自己的巢。

  在爱巢里繁衍生息、疲惫奔波,时光荏苒,渐渐失去人生的感触和观察生活的敏锐。抱怨占据内心,叹息代替赞美,日子蘸着思想熬着光阴,剪短曾经爱惜的长发,也袒露出眼睛的鱼尾纹。于是想,今生不过如此。

  这一场雷雨邂逅旧情愫,遥望天空依然没有灰色,原来老去的只是外和被琐碎牵扯的心思。七月,从来都是炽热,唯有情绪改变了境的轮回,学会休憩、学会释然,生活赋予的激情不会被年龄定,郁结总会被灼热绽放,一朵心念又开一朵花。

入赘3年,窝囊给全家女性倒洗脚水,亮出身份后,娇妻忍不住每晚要...

本文热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