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散文 > 经典散文 > 看星星散文

看星星散文

来源: 灯下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0-06-13 08:45:24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星星散文

看星星散文1

  我很喜欢看星星。因为每当我看星星时都会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城市的夜晚没有农村那么寂静,天空也没有那么黑,而是时有微弱的光照映,几声声的微鸣。因而,在城市的夜空上也很少能看到星星。

  偶时,我看到了星星.就那么零星的几颗,大小不一,形态各异。我很兴奋,在那个无色的夜晚,星星把它那神秘的光晕洒向大地,大地似乎略有苏醒了,朦朦胧胧,有几分神采了。我睁大眼睛仔细地看着,突然发现,其实每一颗星星都各不相同。

  有的光焰柔和,好似一位恬静的少女;有的光芒夺,犹如一位活力四射的少年;有的体态娇小,仿佛刚出生的婴儿;有的硕大无比,好似宇宙明星……

  望着这些可爱的小星星,有时我就在想,如果这些星星都相同大小,相同形态该多好啊!可是转念又想:如果这些星星都一样,也许就没那么好看了。这些小星星在参差不齐中竟也创造了无形的美。

  这些小星星们是对的,它们正是因为不一样才有了自我。在无边的宇宙中,每一颗星星都认为自己是宇宙的中心,它们在没有太阳的夜空中甚至还会认为是绕着自己转的呢!它们在黑色的舞台上地展现着自我,从不想别人,也从不想和别人相同,它们都有自己的个性,因此它们在夜晚的舞台上从未感到自卑,它们是快乐的。不与他人攀比的生活让它们感觉夜空仿佛也有了色彩,在每一颗小星星的心中,夜空的样子都是不一样的。

  而我们人不也应该是这样吗?只有活出自我,生活才会充满色彩,充满星光。

  你找到自己心中的那颗明星了吗?

看星星散文2

  为了一个目标努力,并享受了整个过程,就是圆满的人生

  那晚,一想到自己终于能够得偿所愿、化作高挂夜空的明星,玛莉亚·伊莎贝拉费了点力气才让自 己颤抖的双平静下来。她探出手,割断了连接着地面的绳索,回想起许多年前她在萨尔瓦多与洛伦佐·杜·比森齐奥的初见:那是一个高个儿、浓眉的英俊男子, 他双目紧闭,对即将招来事故的嘈杂声响没有丝毫察觉。

  1 那时玛莉亚·伊莎贝拉刚满十六岁,在帝国广场附近看见了—个年轻男子,他穿着织有星星图案的上衣,几乎毫无疑问地向死亡迈进。

  这些是即将造成事故的因素:一匹用缰绳套在某位贵族的敞篷小车上的、脾气暴躁的马,一个脾 气同样暴躁、拿着鞭子的车夫,一个吹着哨、将满满一托盘面包顶在上的面包师傅,两洼因为早些时候的短暂暴雨而积起来的雨,一块正被运往最杰出金牌 演说家房里的彩色玻璃,一瓶摔碎的葡萄,当然,还有那个闭着眼睛走的年轻男子。

  不再有片刻犹疑,玛莉亚·伊莎贝拉立即伸出踩了趴在她身边那只无辜小的尾巴。可怜的动物 因为疼痛狂吠起来,受惊的马匹暂时停下了脚步,车夫大发脾气,咒骂起来,咒骂声扰乱了面包师傅有着优美旋律的哨音,因此他没有踩进那两洼雨水里,这样就为 运送那片彩色玻璃的男人腾出了畅通无阻的道路,那个男子就有足够的空间穿过街道,而不至于踩上摔碎的葡萄酒瓶,如此一来,他就不会被感染——那感染注定会 让他失去,并且最终失去生命

  人们继续沿着必经之路前行,但玛莉亚?伊莎贝拉的目光依旧停留在那个年轻男子身上,她意识到自己已经爱上了他!

  玛莉亚·伊莎贝拉决心查出他是谁。

  屠夫家的男孩告诉她,“他叫洛伦佐·杜·比森齐奥,为星星命名的比森齐奥大师就是他父亲。”

  “星星?”伊莎贝拉疑惑了,“你知道他为什么闭着眼睛走路吗,那个比森齐奥家的儿子?”

  “噢,他当然不是盲人。”屠夫家的男孩答道,“我想他是打算只在晚间观星时睁眼吧。他曾说过他有某种夜里用的望远镜。”

  “我要怎样才能识他?”她问道。

  “你?你凭什么觉得他会见你?”屠夫家的男孩悄声对她说,“他想看的只有星星。”

  “那么,我会让他看见我。”她也对他耳语道。她直起腰来,在摆正肩膀的极短时间里,她已经完成了常人难以企及的繁复思考。最后,她看着屠夫家的男孩,“带我去见最会做风筝的人。”

  2 屠夫家的男孩只有十四岁,很容易被有性情的年轻女性打动。他立即脱掉了自己的白色软帽,带着她去了凭制造风筝和飞行器而享誉整个美易奥拉地区的大师——梅尔乔·昂德瓦戴兹的房子。

  “你所需要的,”梅尔乔·昂德瓦戴兹微微一笑,“是一个气球——或者换一个人来爱。”

  她忽略了他的后—个提议,并告诉他,气球本升不到她需要达到的高度,她需要上自穹宇、高至群星。

  他清了清嗓子,告诉她,没有任何—种风筝能够承受人的重量,即使有设计图也不行,因为不可能找到所需的材料。

  “告诉我需要什么材料吧,求求你。”

  再三恳求下,大师妥协了。他详细列出材料清单,直到第二天拂晓才讲完。在玛莉亚?伊莎贝拉看着手中数以千计的清单条目时,屠夫家的男孩已经睡着了,他把头埋进弯曲的细胳膊里,梦见了高空杂技师和她们蓝色的脚趾。

  “要集齐这一切,可能会耗尽你一生的时间。”工匠疲倦地说道。

  “一生的时间,就是我的所有。”伊莎贝拉摇醒了屠夫家的男孩。

  “我不能一个人去。你少不更事,但我会破例将你当做伙伴看待。你愿意跟我来吗?”

  “当然。”屠夫家的男孩昏昏沉沉地咕哝道,“毕竟,这事耗费的时间不会比我能给出的时间还多。”

  “可能会大大超出你的想象。”匠人说着,摇了摇头。

  “那么我恳请您,昂德瓦戴兹大师,请您完成这只风筝的设计。当我们归来之时,我会带来您列出的每一件东西。”她说完,起身离开了。

  出发之前,伊莎贝拉问屠夫家的男孩:“你是怎么告诉家里人的?”

  “我说一个月左右就会回来。”

  3 可事实是,伊莎贝拉和男孩花了将近六十年,才找齐梅尔乔·昂德瓦戴兹那张清单上列出的所有东西。

  他们向北行进,到了邦都和卡巴罗吉斯——那里的山民与世隔绝。

  他们向东航行,到了帕劳安和卡拉米安群岛——各国商远渡重洋聚集于此,各种语言混杂交织。

  他们冒险往西,到了黑暗之地锡基霍尔和霍玛翼贺格——每当太阳和月亮一同占据地平线沉默的巨魔就现出身形,进行审判。

  旅行进行到第三年,他们花光了所有财,伊莎贝拉和屠夫家的男孩开始花时间寻找为探寻之旅提 供资金的方法。一开始,她只知道如何骑马跳舞唱歌,屠夫家的男孩只晓得如何宰。而漫长旅行结束的那一年,他们拥有的钱是当初带来的五倍还多。他们能 说会写十九种语言,他们知道如何制造和维护十四种适于海上和内河航行的船舶,他们配制能够治疗各种疾病烦恼和焦虑的物,他们可以用任何高品质的沙土制 造玻璃、陶器和透镜。他们聚集钱财的手段之多,实在无法一一罗列。

  在一起的第三十年,他们清点了已经找到的东西。面对清单上剩下的那几千条尚未标注的条目,他们交换了一个长久的、饱含深意的眼神,接着又继续为那只不可能存在的风筝零部件而奔波。

  他们在某位仁慈的迪瓦塔神的树丛脚下种下一颗罕见的种子,从而获取了木钉——这树要七年才能长成,在它生长期间,必须从始至终守在一旁等待,寸步不能离开。

  他们和杜摩阿的三位兄长比试喝酒,赢得了风筝的下端支杆;

  他们从苏马里克的战队中逃时,收集到了若干根下边缘连接管;

  他们翻越孩儿山,花了七十个不眠之夜去收集用来做金属的材料;

  他们精心制造了一次人造波浪,骗海妖交出了几缕属于她们的头发,这些发丝将来会成为系绳的一部分;

  他们还花了十八年,煞费苦心地收集了一万五千缕不同的丝线,这是用来织造风筝的面料。

  4 最后,当他们回到美易奥拉城时,两人都被岁月蹉跎成了驼背的老人

  “你可觉得浪费了一生?”当篷车载着他们收集的所有东西隆隆地驶进城中时,她这样问他。

  “远没有浪费。”屠夫家的男孩回答道。

  他们动身前往梅尔乔·昂德瓦戴兹的房子,却发现风烛残年的老匠人许多年前就已经离世了,迎接他们的是他的曾孙子鲁埃尔?昂德瓦戴兹。他们说服了鲁埃尔,让他按照他曾祖父留下来的风筝设计图制作风筝。

  风筝完工以后,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玛莉亚?伊莎贝拉或者屠夫家的男孩想象中的样子。那风筝非常巨大,看起来就像一颗星星的形状。在协力将玛莉亚·伊莎贝拉绑上去之后,屠夫家的男孩退开去,端详着这个和他一起变老的女人

  “再见,再见了!”当风筝开始加速向布满星点的苍穹飞升时,她向他喊道。

  “再见,再见了。”他悄声说道,手里推拉着绳索、杠杆,还有那不可思议的齿轮。

  此刻,他的心终于裂成了无数块错位的碎片,每一块都细小而锋利。眼泪顺着男孩(然而他早已不 是男孩)的庞肆意流淌着。他眼看着她上升——这个他一直爱着的、绑在一个不可能存在的风筝上的妇人,就这样飞升而去了。然后意识到,尽管他们一起走过 了这么多的岁月,她却从来不知道他的名字。

  当玛莉亚·伊莎贝拉升到自己出生城市的上空时,她回忆起了这一漫长故事的发端,极力稳住不停颤抖的、干枯的双手,然后用一把割断了散发着微光的绳索。

  她升得越来越高,伊莎贝拉觉得自己看到了那座塔楼,萨尔瓦多的洛伦佐·杜·比森齐奥,那个观星者,一定就在里面生活和工作着。抑制不住的幸福之火迸发出了壮丽的光辉,她狂热地挥舞着那只能够活动的手,呼喊着那个已经被她永远铭刻在心中的名字。

  而在下面的城市里,在天文学家塔楼的最高处,有一位老人——他退休已久,长期受着白内障的煎熬——在睡梦中叹了口气,他梦见了无名的新星。

看星星散文3

  在这物欲横流的纷繁世间,你是否也曾被这红尘裹挟、流转,心身俱惫、困惑?那么,不如让我们停下脚步,梳理思绪,给自己一点放轻松、看星星的时间......

  很多时候,我们自己往往在不经意间就被世俗的观念编排成了灵魂找不到心属的一个个角色,在人生的舞台上无奈地演绎着让人倦怠的“大合唱”,只是在熙熙攘攘的踩踏中,心神俱伤。忙到最后也都找不到“曲径通幽”的美妙情怀。

  因为物质上的’迷醉和对欲望的膜拜,多人都拥挤在一条追名求利的路上。把所有的作为都定格在一个目标,耗尽一生的时间和精力。实则,在路上,得到的和没得到的都是焦头烂额、遍体鳞伤;在终点,精竭气尽之时,得到的和没得到的也都只是收获感悟:原来那些都是身外之物,枉累其身!

  生命的本意就是要自由怒放,像花朵一样在属于各自短暂的季节里绽放出应有的绚丽和精彩,让美升华成一种高贵的精神在时空里流芳溢彩,就如幽谷里的兰香、傲中的寒梅开得自在、开得纯美、开得无所畏惧。因为俗不可耐的追求,千万别让我们的心太累,别让我们的神太伤,否则,在超负荷的心神挤压下我们那短暂的生命怎么能够开出绚丽的花朵?正如一有些人,天天向往神仙一般的日子,仰慕逍遥自在,可是又逃离不了金钱和虚名的诱惑,真是应正了《好了歌》里的唱词“世人都晓神仙好,唯有金钱少不了......”

  累了吧,就且放慢脚步,再拂去心灵上那一层蒙尘,让我和你一起去看星星。夜深了,尽管还有那么多不是因为工作而习惯于“夜行”的人不愿意就此退出那喧嚣浮躁的“舞台”,可是,请一定给自己一个“改变习惯”的机会吧!哪怕是去尝试一次。

  收拾好早已经疲惫不堪的心情,让倦怠的身躯在天籁的夜空下得以舒展,尽情放松。当我们仰望那“星星点灯”的浩瀚长空时,你会发现那亿万年前的点点繁星如今仍旧那样美丽、年轻,她们的美是时空和距离都无法隔断和消殆的。亿万年前的美,亿万里之遥的距离,让你仍然有触手可及的亲近感,还是让你有无穷的遐想。让你在不觉间,向往起远离尘世、超凡脱俗、悠然自得、心无累赘的自由奔放;向往那无案牍之神劳、无丝竹之乱耳、无利欲之熏心的清静与释然。

  星星无语,美和力量都在无言中,我们只需静静地敞开心扉,净心凝望。就在那满天闪烁如珍珠缀饰的夜空里,我们些许能体味到那伟大的灵魂浮现;我们也可能发现,自己原来已被一些浊世俗气熏染得无力放飞的那颗心,原来是多么渴望自由飞翔。

  在迷茫的生活里,在日复一日的重复中,也许在静望星空的这些歇息的时光,能够让我们安静地反思。正应了刘禹锡的那一句“星星仙语人听尽,却向五云翻翅飞”的诗句,就是对满天繁星洁如冰玉、闲若天仙的美好与自由的无限向往!

  让我们一起花点时间看星星吧,夜深人静的时候,不一定沏一杯清、只要心守着一份淡然,那满天的星星会让你宁静致远……真希望我们在星空下收拾好自己颓废的过往,带着追求的正能量,卸下那繁重的利欲枷重新上路。像星星一样能把自己置身于清雅幽境,让自己的灵魂拥有一片自由洁净的天空。

  心随星静,心不再浮躁,不再贪婪,从而让世人修得“禅心如雪”、清澈无尘。

  让我们一起看星星吧!如果你也这么想,你愿这般行,那真是太好了。你、我,我们大家,都有这样的心境,那无语的高洁,那深邃的境界,那闪烁的灵魂,让铅华洗尽,喧嚣远离,不再被红尘裹挟流转、不再使欲望化作心魔,心会渐渐平静,心境豁然悠远,心花静静绽放,追求当然正道,世界自然美了……

看星星散文4

  你说:我一定爱上他了,极爱,极爱。

  我只笑,也不答,侧着头,咬着唇,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你。

  你说:我多么爱他的知识渊博,多么爱他的儒雅谈吐,多么爱,多么爱。

  你一边说,还一边比划,声调时高时低,你的肢体语言无不在强调着当事人的情绪。

  你偶尔也会无语,似乎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

  我就知道你一定是沉浸在与他的回忆里了。你的眼神迷离,角有笑意,甜蜜的,又有点飘忽。

  暮色中的你如初入凡尘里的天使,带点惊喜,带点迷惘。

  我在心里悄悄惊叹:多么美,多么动人,沉浸在爱情中的女子是多么迷人。

  你依旧沉浸在回忆里,看着我,却又似不是。你的目光没有焦距,仿佛透过我看着另一人,然后你梦幻般地呢喃:他的声音真动听,他叫我的名字,那真是我有生以来听到的最美妙的音符。

  你一定爱极了他,诚如你所说。

  你说着你的梦想。你的梦想是和他一起。

  你说:喜欢上他之后,我才发觉原来我一直喜欢儒雅的有点福气的男人,我不在乎他是否大我十岁还是更多。

  真的。你转过头来,像要寻求支持般,强调着。

  你说着你的渴望,像一个舔着果的小孩。暮色中,你的脸涂上了薄薄的一层金色,圣洁得近乎透明。

  我对你点头:宝贝,来,抱抱。

  你于是笑了,有点不好意思,腼腆的,两手在腹前交叉着绞了几下,又不自然地放下。

  你缓缓地回忆着与他的点滴。我于是静静地听着。回忆中,你偶尔会看着我,只是为了确定我在听,寻求一种倾诉的支持。

  我于是知道了,真喜欢一个人,怎样都是喜欢。两人相处的每一个细节都可以记得清清楚楚,对方的音容笑貌,甚至连呼吸都不曾遗漏。

  我于是知道了。一幕幕动人的爱情童话,如在眼前。

  他比你整整大了十岁,他儒雅,他智慧,他呵护你,他疼惜你。已足够,对你来说,已足够。

  你们一起散步,一起谈心,一起看风景,一起听风声。

  你说:我多么妒忌那些曾跟你一起的女人,她们和你一起分享了我不在你身边的岁月。

  他于是笑了,捏着你的小鼻子,心满意足地嘘一口气,在你耳边柔柔地说:有关系吗,我只想和你分享余下的日子。

  那晚,你们散步回来。累了,你去洗了一个很舒服的热水澡,出来的时候,他朝你伸着手,温柔地说:来,我的小妖精——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看着你,想把你看得清楚。

  你于是笑了,嗔怒地说:你想哪去了,他接着把我带到了天台,那里点着烛光,摆着简单的晚餐。

  呵呵,真够浪漫

  你也笑着,了悟地说:真够浪漫,不是吗?

  于是,你们倒在夜色里。

  天上的繁星真亮,一闪一闪的,像你们彼此看着对方的眼,亮晶晶的。

  后来……

  接下去的故事,你于是不说了,只剩下一声长长的叹息。

  我没问,我知道,有些事情,并不需要问,也不需要了解,像那晚的夜色。

  如此神秘,诱惑的,只留下一个谜。

  谁知道星星有多少颗呢,谁在乎。

本文热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