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散文 > 精选散文大全

散文

  • 2019最新经典散文大全
  • [经典散文] 燕恋散文 发表日期:2019-06-27

    四月的小山城春意芳菲。我家路旁的柳树渐渐抽出绿枝,山坡的小草纷纷拱出嫩芽……不知从哪天起,燕子也一天天多起来,或从河面斜掠而过、或在小院内徘徊、或站在屋顶呼唤、或贴房檐下商谈……它们披着一身身乌黑光亮的羽毛,扑打着一双双俊俏轻快的翅膀,像一道道黑色的丝绸在田间地头轻盈地挥舞着……清晨,老伴儿推开木窗...

  • [经典散文] 梧桐树下的期盼散文 发表日期:2019-06-27

    晨起,突有阵阵凉意漫过全身,不知不觉秋天到了,不由得抱紧了身子,拉开窗帘,望向窗外,小路两旁的树叶开始泛黄。南方天气的转变远不及北方,但也开始秋意盎然。婆婆已经帮小宝贝换上了我新买给她的秋装,她小跑到我面前,抬起头,闪着明亮的眼睛,天真的问:“妈妈,我的新衣服漂亮吗?”我把她抱起转了一个圈后,亲了她...

  • [经典散文] 老虎不在家散文 发表日期:2019-06-27

    清晨听到妞妞“吧嗒吧嗒”的脚步声,脚步声在我的房间门前停下,一个怯怯地声音:“妈妈,爸爸已经走了吗?”“嗯。早走了吧。”我回答,然后翻身继续睡。“妈妈,昨天不是说爸爸走时就喊我起来带我去公园画画的吗?”她的声音带着哭腔了。“嗯,爸爸开会走得早,我也不知道啊。”我迷迷糊糊答。“你看,都七点多了,你要再...

  • [经典散文] 讨手机檄散文 发表日期:2019-06-27

    古有烽火传情,今有手机耳语。烽火传情也,有形状而无声音;手机耳语也,无形画而有音声。沟通消息,知彼晓己,人之需求也。身处茫崖,危之不安也;消息无通,处之无泰也。是故书信送言,烽火传情,交通彼此也。彼此交,则离于千里之外,亦犹股肱之近也。书信送,则远隔银汉之遥,亦如贴面而语矣。是则,情貌浮于目前,音声...

  • [经典散文] 我的阳光心灵花园唯美散文 发表日期:2019-06-27

    每个人的心目中,都有一座神圣美丽的花园,这座花园,不是公园里的花园,不是风景区里的花园,也不是山间别墅的花园,而是——校园。在我心目中,校园也是花园,这座花园神圣、阳光、五彩缤纷,又充满歌声与欢笑声。校园,是盛放童年与青春,盛放歌声与笑声的地方,是一生中风景最美最令人向往的地方。说起校园来,我们都很...

  • [经典散文] 房子的散文 发表日期:2019-06-27

    最近几年来,颇关注自己的立足之地。独自一人待在书房,不由生出这样的感慨:“要是这个房间完全属于我,别人得不到我的同意,决不可以进来多好啊!”以至于看到小孩子堆的积木房子,装零碎的小木盒子,也生出一种愿望,莫名地希望自己变小,住在积木房子、小木盒子里,躲在旁人察觉不到的角落,过自己的生活。还有的时候,...

  • [经典散文] 夫妻海棠散文 发表日期:2019-06-27

    吃罢晚饭,我发现窗台多了一盆花,红嫩的花瓣在翠绿娇小的叶片中格外鲜艳,我走近些,仔细一看,这盆花最大的特点就是花朵一对对的相依着开放。那宛如相互拥抱的样子,让人感到有一种同命相依的触动,在心绪里迅速蔓延开来。妻子看我对这盆花格外有兴趣就问我,说:“这盆花好不好看?”我急忙反问道:“这花叫什么名字呀?...

  • [经典散文] 让世界温馨一片的散文 发表日期:2019-06-27

    在生命的旅途中,我们每个人都会有难忘的经历,那些色彩斑斓的经历,久久地储藏在了我们的记忆深处;而这些记忆,又在岁月的荡涤下,不断地被净化着,不断地在升华着。常常会因为记忆中那些美好故事,而感激上苍的厚爱,也会不时的再次回首,则对当时的许多事、许多人多了一份宽容和理解。在岁月面前,都将成为过去,最后能...

  • [经典散文] 最美丽的话语散文 发表日期:2019-06-27

    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在回忆中聆听母亲给予我的谆谆教诲。那一句句朴实而坚定的话语,对我来说是这个世界最美丽的语言。它是乐观的态度,它是希望的曙光,它是人生的启迪。小时候家里穷,日子很不好过。父母养了我们姊妹五个,艰难的日子可想而知,但苦日子并没有把母亲压垮,母亲反而很乐观。做农活的时候,她哼着小曲;做饭...

  • [经典散文] 梁祝墓前感怀唯美散文 发表日期:2019-06-26

    今日上午,我乘着尚未完全脱弃微寒衣衫之浩荡春风,趁此百花盛开争奇斗艳之大好春光,怀着无比崇敬景仰之心,来到了神往多年的梁祝墓前。下车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无边无际的浓绿麦田,在春风的轻抚下唱着银铃般的歌谣,展示着无限的活力,呈现着丰收的预兆,表现着好客的热情。仔细一看,那远处的碑坊和被矮墙围住的墓地已...

  • [经典散文] 童趣二三事散文 发表日期:2019-06-26

    文革中的一九六九年元月份,我随着父母全家下放农村。九岁的我,少年不知愁滋味,什么都觉得新鲜,到了农村,别人能做什么,我都要学,我天生就是假小子,喜欢做男孩子的事,在我幼小的心理,并没有男女之分。像砍柴,挖树蔸都是男孩子做的事,我们家里两个姐姐要挣工分,三个弟弟都还小,这些事都是我做的。我是下放到那里...

  • [经典散文] 我的老碗情结散文 发表日期:2019-06-26

    老碗者,大碗也。博友陈嘉瑞在《关中老碗》一文里如是描述:碗之大,口可赢尺,碗之高,把可越寸。在陕西关中人心中,或多或少都会对老碗有一种情结,而我的老碗情结,由来已久。我生长在陕西关中农村,从记事起,我家就有一只这样的大碗。碗身釉为青白色,碗底持把则没有挂釉,裸露着褐红色的粗瓷,如钟倒置般立于“架板”...

  • [经典散文] 最后一桶虾酱的散文 发表日期:2019-06-26

    那一夜,又梦见了父亲。在梦里,父亲总是消瘦的,这总会让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滑落下来。从梦中哭醒,记忆也一下子苏醒过来,那些过去的点点滴滴轻轻推开时间的大门,悄无声息地来到我的面前。父亲最后一次来我家,是我和老公还有儿子一起回去接的他。之前我怕他拒绝,一直没有告诉他。没想到父亲却主动提出来让我回家去接他...

  • [经典散文] 黑龙江源头记散文 发表日期:2019-06-26

    黑龙江是亚洲著名的大河之一,是北方许多少数民族繁衍生息的摇篮,也是一条滔滔奔腾的母亲河。我读小学的时候,可能因为生活在黑龙江流域的原因,对黑龙江充满了神秘感,充满了崇敬感,也格外充满感情。后来,我曾生活在黑龙江畔22年之久,乘船上下,游遍了大半条中俄界河的黑龙江,又曾几次从漠河、从洛古河沿江而下,激...

  • [经典散文] 实习的散文 发表日期:2019-06-26

    M老师带着一帮学生呼啦啦走进附院病房,窜来窜去找典型病例。找到一个风心病,M到处找呼吸音,病孩妈妈在一旁又心疼又生气,不停地咕咙:“别把我儿子弄感冒了!”M说:“我把被子按得好好的哩,不会受凉。平时你想找我看病还找不着哩!这些学生娃娃学会了,以后才有人治病啊。”那母亲一直气鼓鼓的,大伙儿装没看到,拥...

深度阅读